远方风笛

时间旅行

醉裡:

[2018]


 


他看见马龙走向张继科。


 


婚宴过后,张继科悄悄地躲到阳台上抽烟。他倚在露台上,衬衫领口微敞。晚风中流光溢彩的城市落进他的眼底。


马龙走过去,臂弯处搭着一件外套。张继科听见脚步声微微偏过头,看见马龙的那一瞬下意识地掐灭了手中的香烟,反应过来后才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尖。


马龙逆着光向他走来,恍惚间张继科仿佛回到过去岁月。十四岁的时候,他们站在命运两端,马龙也是这样走进他的生命,一点一滴地渗透,逐渐交织成为镜像。从此之后,两人的目光透过绵长岁月中的一方球台融合碰撞,缱绻而缠绵,锋利又坚韧。


拉克西丝闭着眼抽中了最好的签。


张继科的心脏像被羽毛轻轻拂过,呼吸里都溢着若有若无的痒。


原来无论过去多久,年少绮梦永远最令人心动。


马龙将外套披在张继科的身上,轻声问:“护腰戴了吗?”


张继科摇头。


马龙似乎叹了口气。他的面庞隐没在昏暗里看不太真切,可姣好的模样早已牢牢刻在张继科的心底。他的皮肤透着如玉般的莹白,眼眸里洇润着微微湿意。


“回去吧。”马龙望着他说。


张继科的头发有些长了,额前碎发被风吹起,发梢柔软地落在颈部,清秀的好看。他的睫毛细而密,暗淡灯光下投出一小片阴影,瞳仁里仿佛映着星芒。


大厅里厚重的暗红色窗帘只被拉开一半,张继科的视线落在马龙身后的窗台上,绿色藤蔓缠绕生长。


“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么?”张继科忽然问。


 


马龙有一瞬间的恍神,少年的笑容如流星飞过、烟花绽放般转瞬即逝。那短暂时光里,从心头漫上万千情愫。


谁会忘记年少时美好的梦呢?


马龙望向远处,星光漂泊在夜空中,昏黄灯光下,生出一种日久天长的错觉。曾经他离命运,也不过咫尺之遥。


那时他们站在一起合照,中间隔着许多人。马龙已经记不清细枝末节,模糊记忆里是张继科青涩的笑容。命运的线早已在匆匆一瞥里系成死结。


马龙便是在那一天遇见张继科。


他们原本应该像其他人一样各自离去,如同终点站到,电影散场。


但马龙停住了脚步,他站在原地,望向另一端的少年——那个人也在打量,在试探,在等待着相同灵魂的靠近。马龙看见张继科的笑容,看见他眼神里的渴望,看见一切一切。


一步,两步,他慢慢地向张继科走去。接下来的十秒里,马龙会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会与他击掌,会与他拥抱,会与他并肩走在未来铺满鲜花的道路上。


他会拥有怦然心动,美梦成真。会拥有冬日温暖的怀抱,夜晚轻柔的吻。他会拥有这世上最珍贵、最默契、最温柔的爱。会拥有最契合的灵魂。


会拥有你,最好的你。


 


他看见马龙微微摇头。


 


马龙避开张继科的目光,轻声说:“我不记得了。”


张继科笑了笑,又点燃了一支烟,“那我也不记得了。”


 


那是个错误。


突兀的念头从马龙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错误。


我们的一生,是求而不得、辗转反侧、事与愿违和走不到尽头的马路。


那顷刻间的心照不宣,半生纠缠的念念不忘,本身就是个错误。


 


“起风了。”张继科的声音像烟圈一般飘散在风中,“回去吧。”


马龙望着他,很想说些什么。


对于过去的南柯一梦,他们需要一个美好的,足够回忆一生的告别。


“嘘。”张继科伸出食指贴在唇上,“什么也不必说。”


别说话,马龙,别说话。关于那些历历在目、隐隐作痛的过往,彼此折磨、没有结局的青春散场,不必告别。


关于我爱你,关于你爱我。


永远,永远不要说。


别犹豫,别不舍,别做冲动的决定。


如同他们沿着十多年前买彩票的那条路一直走到底,黑暗里张继科牵住马龙的手。


谁都没有说话,可谁都明白。


走到尽头时便要放手。


 


“马龙。”张继科温柔地朝他笑,“新婚快乐。”


 


 


[2016]


 


他看见张继科与马龙击掌,露出骄傲笑容说“真棒”。


 


比赛结束后的那个夜晚,张继科趴在质量堪忧的床上玩手机,下巴上垫着小绿龙玩偶。马龙低头给他按摩腰部,手上沾着味道古怪的药膏。


马龙俯下身吻住他的侧颈,拇指轻轻摩挲着他后脑勺上挑染成V字的红发。温热的气息喷洒在肌肤上,像蝴蝶轻轻扇动翅膀,落在张继科的心上。


“痒。”张继科笑着嘟囔。他翻过身吻住马龙的唇瓣,唇齿间染着蜂蜜般的甜腻。


“继科儿,继科儿。”马龙低声唤着他的名字。


“我在呢。”张继科抚摸着他的脸颊,“我们在一块儿。”


马龙紧紧搂住他,眼泪忽地落下来,心里空荡荡的,找不到落点。


张继科吻着他眼角的痣,“别怕。”


命运总有缺憾,半生不算完满。短暂欢愉后如同台风过境,空留狼藉泥泞。


但别怕,我们永远在一起。


小夜灯的电量即将耗尽,它亮着微弱的光芒,像风中摇曳的烛火,慢慢地,无声地熄灭了。


 


他明白,电影已经放映到结尾。


 


 


[2002]


 


他看见男孩沉默地坐在角落里,不远处的嬉闹似乎与他无关。


他记得这一幕。


再过五分钟,男孩会被拉去合照,脸上酷酷的没什么表情。


他需要抓紧时间,珍惜这每一分,每一秒。


他走到男孩面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巧克力。


男孩抬头打量着他,“不吃陌生人的东西。”


他笑了笑,坐在男孩身边,剥开包装纸咬了一口,“我不是陌生人。”


男孩并不怎么害怕,歪着脑袋问:“你是教练?”


他拿过男孩手里的球拍,捡起地上的小球开始颠球玩儿。


“你喜欢乒乓球吗?”他问。


“当然啦。”男孩看向他的眼神里多了些崇拜的意味。


“我的梦想是拿冠军。”男孩掰着指头数,“全国冠军,世界冠军,奥运冠军,我都会拿到的。”


“会的。”他露出温柔的微笑,“你都会拿到的。”


“你相信我?”男孩有些雀跃。


“我相信你一定会赢。”他坚定地说,“不光我相信。”


男孩沮丧地噘着嘴,“除了你还会有谁呢?我刚刚输了,没有人会信的。”


“输球的滋味可真不好受。”他摸摸男孩的耳朵,“你知道吗?有一段时间我总是输,一点一点跌到低谷。那时候我就想,我为什么要打乒乓球呢?如果不打球,我不会这么痛苦。”


男孩盯着他看,似乎想说些什么安慰他。


“不过我很幸运,在我难过、绝望、崩溃的时候,有一个人一直陪着我。”他的声音里掺杂着微不可闻的叹息,“他相信我,就如同我相信你一样。”


“他对你很好吧?”男孩羡慕地问。


“他对我很好,很好很好。”他看向男孩的目光里透着柔和的光,“不会再有比他对我更好的人。”


他看了眼手表上的时间,还有三分钟。


三分钟。他得说些什么了,说些什么来安慰这个男孩。


 


嘿,继科儿,不要难过,这点困难算什么呢?


你知道吗?宝贝,我亲爱的男孩。


你以后会拿很多很多个冠军,会用最快的时间成就大满贯。你会被许多人热爱,会被鲜花簇拥,会遇见这世上所有的温暖与美好。


我相信你,正如同你也相信我一样。


我们或许会遇到挫折,遇到困难,但我们永远在一块儿。你告诉我别怕。


别怕,继科儿。


你要记得我爱你。


 


两分钟。


 


就在几分钟后,不久的将来,在这一天,你会遇见另一个男孩。


他会走向你,就像过去的我,走进你的生命。


你们会一起去东京旅行,去看樱花,去富士山下。


但你要拒绝他,知道吗?别和他击掌,别与他拥抱。


他叫马龙。


未来的你的对手,你的朋友,你的镜子,你的灵魂。


与你纠缠半生,令你快乐、痛苦、崩溃和欢愉的,你的爱人。


离开他,在故事开始前结束。


从此后他的温柔、他的坚韧、他的一切一切,都将与你无关。


 


一分钟。


 


“你怎么不说话了?”男孩伸出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他看见男孩眼里纯粹的天真。


 


继科儿,我有多爱你,你不会知道。


 


“谢谢你,继科儿。”他露出一个温柔的,妥协的微笑,“你会遇见更好的人。”


 


 


[3055]


 


他站在原地,不远处男孩沉默地坐在角落里。


时光倒流回五分钟前。


他似乎看见那一刻正在发生的故事,完整而清晰地呈现在他面前。


他看见一切一切,有什么声音在他耳边一直说,别这样,别露出这样的表情,你应该高兴。这不是尽头。


那一瞬间他想起了很多过去的事情,很多很多。风中飘散的蒲公英,夜空坠落的星辰,在芬马克郡看过的北极光,和站在他对面的那个人。


 


五分钟后,马龙会手握球拍,走向那个青涩稚嫩的男孩。从此后他们会互相陪伴,共同承担,并肩度过半生起伏岁月。


他的男孩正在耐心等待,等待马龙走进他的生命,等待美好的未来降临,等待着漫长命运赠予他的未知礼品。


而对于在这场时间旅行里隐秘的窥探,男孩几乎不得而知。


 


五分钟后,他看见马龙——十四岁的自己,转身向相反方向走去。


 


 


END

评论

热度(76)

  1. 远方风笛醉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