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彼处9

阿星:

 


19


 


自从看到了那条短信以后,马龙心里就总像结了一个没有解开的结似的。他迫切地想问张继科当初为什么要走。


 


或者……或者知道这个答案他可能也不会怎么样。


 


但他就是觉得,只要知道了这个答案,他就会活的好过一点。


 


但那天的情况却是,天还没有亮张继科就离开了,还把在沙发上睡着的他抱回了床上。


 


等马龙醒来的时候,就只看到茶几上放着已经凉掉的早餐。四个肉包子和一杯豆浆,简简单单,是他们两个高中时候最喜欢的搭配。


 


张继科还给他留了一张纸条,说“昨天谢谢你的照顾,希望没有给你填什么麻烦。”竟然是一副不想与他过多牵扯的架势。


 


 


 


自那天以后,一连一个多礼拜,张继科再也没有主动联系过他。别说人出现在眼前,就算是一个电话,一个短信都不曾有。


 


这本来是当初马龙最想要的,但是在知道了那条短信的存在以后,现在变得抓心挠肝的人反而是他了。


 


但纵使再百转千回、牵肠挂肚,马龙都不允许自己再主动贴上去一回。这种傻事当初做过一次已经足够了。


 


张继科这回再度“消失”,虽然着实给马龙闪了一下。但是却比不上上次给他的冲击大,马龙已经升华了一回,早已百炼成钢。


 


也就是几天的功夫,马龙就习惯了再次没有张继科的日子。


 


照常上班下班,没意思的时候就和朋友小聚一下。大多数时间还是自己在家里自娱自乐,没什么难过的,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十年,不介意再继续过下去。


 


 


 


这天马龙和几个朋友在商业街的饭店里吃完了饭,在饭店门口和朋友分开以后,他就独自往路口走,准备打一辆车回家。


 


步行街上华灯初上,并肩而行的情侣已经涌上来了不少。马龙一个人孤苦伶仃,自然也没有逛街的心情。他头埋在温暖厚实的围巾里,手插进衣兜,大步流星的走得飞快。


 


十字路口的红绿灯刚刚变换,马龙目视前方,刚想过马路。就看到迎面走来一男一女,男人穿了一件藏蓝色的大衣,身形高挑挺拔。女孩子穿了一件浅颜色的羽绒服,下面搭配了一条呢子短裙和长筒靴。两个人当真是郎才女貌,般配到不行。


 


可马龙在看清男人的脸以后,脚跟却像被谁钉在了地上似的,一下都动不了。


 


要不然怎么说他和张继科是孽缘呢?天地那么大,偏偏要他俩走个路都能碰见。


 


 


 


马龙呆怔在原地,等那两个人并肩走过来。他的视线不由自主地落在两个人偶尔碰撞在一起的手臂上。他们虽然没有牵手,但其中的亲昵与熟悉却不需要别人赘述。


 


马龙不想跑,他没有一点儿躲开的意思,这样实在太丢份儿了。


 


他想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地和张继科打一个招呼。可是真正让他惊慌失措的,是他发现自己竟然摆不出一个泰然的表情来。


 


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他心里正千回百转,那两个人竟然已经走到了他跟前来。


 


张继科显然是在远处就看到他了,一过来就拉住了他,“马龙,你干什么去啊?”


 


马龙看着他,好不容易挤出了一个笑容来,“我和朋友刚吃完饭,现在要往家走。”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竟然谁也不愿意再往下说了。他和张继科面对面地站着,时间好像凝固了起来,周围的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都与他俩无关。


 


 


 


这时,站在张继科身边的女孩子适时地打破了沉默。女孩子笑得落落大方温柔得体,“哥,这是哪位呀?快给我们介绍介绍。”


 


张继科这才堪堪把落在马龙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他低头看着女孩子,目光很温柔,“这位是马龙,我的高中同学。”


 


 


呵,同学。


 


马龙这时才发现,他们两个人不过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就能概括的关系。


 


是他傻得彻底,竟然还在奢求更多。


 


 


张继科没有继续给马龙介绍女孩子,想必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他又把目光转向马龙,问他,“我车就停在那边,要不要我送你回家?”


 


马龙没忍住,冷笑了一声,“不用了,我走两步就能打到车了。你们继续逛吧。”


   


马龙说了声“再见”,抬脚就要走。没想到张继科却又不依不饶地追了上来,“别介呀,我俩先送你回家,回来还是可以继续逛的。”


  


马龙甩开了他的胳膊,若无其事地笑笑,“说了不用了。我家里还有人在等我呢,撞见了不好。”


 


 


他咬着牙,故意把“有人”和“等我”说得很重。


 


接着他也不管站在原地的张继科是什么神情,只顾大步的往前走。


 


还好没走一会儿,就有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他立刻拦下出租车,报了家里里面的地址。


 


 


20


 


 


回到家里以后,马龙总是有点儿心不在焉,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才想到要去厨房烧点儿热水。


 


一壶热水还没有煮沸,他家的门铃就响了起来。门外的人听起来还挺急,把门铃声按得绵延不绝。


 


马龙把煤气关了,就赶紧跑着去关门。门刚一打开,就看到张继科气喘吁吁地站在门口。


 


 


 


马龙一愣,问他,“你怎么来了?”


 


张继科却没有回答,而是直接绕开了他,进了房间里里外外地转了一圈,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马龙盘着胳膊跟在他身后,等到他终于停下来了,才挑着眉头问他。


 


“您这是在我这儿找什么呢?”


 


张继科一副理直气壮的表情,“人啊,你把人藏到哪里去了。”


 


马龙“哼”了一声,“真是不巧了,在你来之前就走了。刚刚下楼,你没有看到吗?”


 


张继科勾了勾嘴角,面上露出了一个挺欠打的笑容来,显然是现在不管马龙说什么,他都不可能再相信了。


 


 


 


马龙白了这个一脸春风得意的人一眼,就回到厨房继续烧开水去了。


 


没有两分钟,张继科就跟了进来。他站在马龙身后,哄着他说,“你别误会了,刚才那个人是我的表妹,可不是我对象。你还记不记得,她小的时候你还见过她呢。你给她买了一包大白兔奶糖,她就跟在你后面锅锅锅锅的喊你,还说以后要嫁给你。严格说起来我跟她还算是情敌呢。”


    


 


张继科必须得承认,当时他是存了想要逗弄马龙的心思的。他对马龙的情绪感应的是何等敏感,当然第一眼看到马龙就发现他的心情不佳。


 


他当时就直觉马龙是受委屈了,只想抱着他好好哄一哄。


 


但还不等他开口问清楚来龙去脉,马龙那几句不冷不热的话就已经说了出来。


 


他就算再怎么迟钝,也能听得出来马龙是吃醋了,而且醋劲儿还不小。


 


这真是太令人愉悦了,试问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能比你的心上人如此在意你更令你开心呢?没有,就算有他也想不出来了。


 


于是他一个得意忘形,就忘了夹着尾巴做人了,还顺着马龙说了两句引人遐想话。


 


没想到,把人给气大发劲儿了……


 


虽然他是不太相信马龙说的“家里有人等他的话”的,但是心里面又难免忐忑不安。于是一帮表妹打好了车,就紧赶慢赶地往马龙的家来了。


 


 


张继科现在的心情是自鸣得意,马龙就有些羞窘难言了。


 


在他的记忆力,的确是有这么一个小姑娘的。那时候这个小姑娘还小,总是梳着两个羊角辫,抱着一个小娃娃。


 


张继科少年的时候没啥耐心,总是不耐烦带着小朋友玩儿。每次爸妈把小姑娘托付给他带的时候,他总是要想方设法地丢下她自己去踢足球。


 


有一次小姑娘跟不上她,在后面哇哇大哭。


 


高中的时候马龙性子好,人又温柔和善,总是牵着小姑娘,给她抹眼泪,还用自己为数不多的零花钱买糖给她吃。


 


小姑娘在张继科和他这里得到了“冰火两重天”的待遇,自然把他当做白马王子。一看到他眼睛里就都是星星,还说长大了一定要做他的新娘子。


 


就为了这个,张继科还半真半假地和她吃过醋。


 


到后来闹得脸红脖子粗,非逼着马龙说什么以后只做他一个人的媳妇儿。


 


 


真没想到,几年过去,当年流着鼻涕的小姑娘竟然变成亭亭玉立的女孩子。


 


更没想到的是,他竟然会把“表妹”当成张继科的女朋友,还赌气说出那种一听就是吃醋的话来。


 


马龙在心里头骂了自己一万次,但面上却波澜不惊。他扭过头去,冷冰冰的,“是吗?那你跟我解释什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张继科走过去站在马龙旁边,胳膊撑在流理台上,探过头去看马龙的表情,“但是和我有关系啊。我喜欢你,不想让你误会我。”


 


这还是相见这么久以来,张继科第一次在意识清醒的状态下,明明白白地对他说出“喜欢”两个字。


 


不同于以前游刃有余的暧昧,也不同于那些不清不楚的试探。


 


而是直截了当的,单刀直入的,让马龙避无可避。


 


马龙心跳漏了两拍,就连耳朵都跟着红了起来。


 


但他偏偏还是要嘴硬,狠下心来说,“那你可别再喜欢我了。”


 


不想,张继科听他这么说,非但没有生气,反而很开怀地笑了出来。他轻轻地触了触马龙的耳垂,三分无奈七分宠溺的说,“你可真够霸道的,你不喜欢我就算了,怎么还不许我喜欢你呢?”


 


马龙真是要被他这黏过麦芽糖的声调给腻倒牙了。


 


分别十年,这个人其他方面不见长进,倒是越来越无赖,越来越肉麻了。


  


 


张继科看了一眼马龙,长叹了一口气,“那这样吧……”


 


他从衣兜里拿出了一枚硬币来,看着马龙说,“我们两个就让这枚硬币做主吧……我把这枚硬币抛出去,如果是正面,你就允许我粘着你。如果是背面,那我……”他顿了顿,很艰难才说出口似的,“那我以后就再也不烦你了。”


 


 


马龙没有说话,他站在原处,看张继科被暖黄色的灯光烘托得极为温柔的轮廓。


 


还没收回视线,张继科就已经把硬币高高的抛了出去。只听“啪”地一声,硬币落在张继科的手背上。


 


 


张继科把另一只手盖了上去,把硬币挡住,没人知道朝上的是什么。


 


“要揭晓了哦……”他故作玄虚地说了一句。接着就要把盖着硬币的手移开。


 


不想,一直立在那边的马龙却突然伸出手来,抓住了张继科的手腕,阻止了他的动作。


 


 


他摇了摇头,说,“别玩儿了,张继科。”


 


张继科愣了愣,才点点头,算作同意了。他把硬币揣回到衣兜里,低下头的时候,嘴角流露出了一个怎么压都压不下去的笑容。


 


 


不管这枚硬币朝上的是哪一面,他已经得到他想要的答案了。


 


 


张继科离开以后,马龙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清楚地意识到,自己花了十来年才建造起来的铜墙铁壁正在层层凋落。


 


大势已去,大厦将倾。



评论

热度(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