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框圈】手心的温度

兔子还是叶子:

现实向。RPS都是AU。


全文5k。一发完。


————




1、


马龙在十几岁的时候,有一个小小的毛病。


其实也不能算是什么毛病,只不过是小马龙对于冬天的感知不太正确。


简而言之就是,马龙在冬天仍然倔强地说他热。


 


对这个小毛病感受最直接的是陈玘,在零下十几度的北京冬季夜晚,马龙睡觉非要开窗。陈玘冷得缩在被子里,但也没拦着他。有一次陈玘半夜冷醒,轻手轻脚地去关窗,刚躺回床上没多久,就听见马龙迷迷糊糊地嘟囔热,还开始踢被子。陈玘没办法,只能再去把窗户打开,并且还记得去给马龙把被子再盖好,免得他感冒。


 


对于这件事,陈玘是担心大于埋怨的。看着第二天对前一晚发生了什么丝毫不知道仍然吸吸吸吸笑着的马龙,陈玘越想越担心。训练结束之后拉着马龙就去了队医那里。听完陈玘的叙述,队医没忍住笑了出来,拍拍他和有点懵了的小马龙的肩膀说没事,只是男孩子青春期火气大而已。


 


作为哥哥的陈玘放下心来之后,在一直秉持着的“任何的事情必然是要宠着龙仔的呀这种事有什么疑问吗”的思想指导下,还会主动地帮马龙开窗,只不过他自己默默地加了一床被子。


 


 


这种事情本来就是不值得一提的,更何况他们本来就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操心。所以马龙的这个小毛病被更多的人知晓,其实是在第二个冬天了。


 


 


那天是周四下午休息调整,北京恰巧下起了挺大的雨,没有人愿意出去,年龄大一点的都去马琳房里聊天打牌了,年纪小的不愿意去,就在房间里面窝着。马龙歪在床上,耳朵里插着mp3,听周杰伦的新歌,边听边打盹,倒也自在。


就在他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陈玘放在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


马龙一个激灵,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陈玘的母亲,就拿起手机往马琳房间走,找陈玘接电话。


 


进了房间,马龙示意陈玘,陈玘接过手机就出去了。马龙和哥哥们打了招呼,正准备转身出去,被刚低下头又好像想起什么事突然抬起头的马琳叫住了。


“龙仔,怎么穿这么少啊。小心感冒啊,快回去把厚衣服穿上。”


“昂?”马龙下意识地反应了一声,看了看自己穿的短裤,好像确实不太符合这个季节,于是回答马琳,“我刚在床上靠着,腿上盖着被子,不冷。”


“我不是说裤子,我知道你肯定盖着,我说上衣,你不冷吗?”


马龙看了看自己穿的短袖和薄外套,又看了看围坐在一起的一帮大老爷们,个个套着羽绒服,才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我不冷,马哥,我冬天都这样。”马龙说完,又笑了。


那时候的北京还没来暖气,正是一年当中房子里最冷的时候。马琳看着马龙,感叹一句,“哎,真是老咯,年轻人火气就是大。”


陈玘接完电话回来,听见了马琳最后一句话,又看了看马龙穿的衣服。立刻就明白过来他们在说什么,就笑了起来,边笑边说:“你们还不知道呢,龙仔冬天睡觉也一定要开窗,大冷的天,冻得我飕飕的,他还喊热。”


 


 于是,“马龙怕热冬天睡觉也要开窗”这件事就这样小范围的被几个哥哥们知道了,后来大家都把它当作训练间隙的一个调侃马龙的内容,渐渐的,所有人都知道了。


 


 而训练间隙不爱扎堆瞎侃的张继科是最后一个知道这件事的。


 


其实说他最后一个知道,也不太准确。他早就知道马龙不论什么时候手都特别热,尤其是冬天大家都很容易手脚冰凉的时候,马龙手就热得特别明显。


但他也仅仅知道马龙手热,对马龙冬天也怕热这件事,他完全没有往这里想过,他一直都以为是因为马龙喝了酒的缘故。


 


 


2、


那是去年冬天,短暂春节假期的前一天晚上,有人吆喝着一起去吃火锅,于是一大群人就浩浩荡荡地杀到火锅店。吃起来之后,王皓喊着要喝酒,还要拉着年纪小的队员一起喝。张继科实在对酒不感兴趣,拒绝了王皓各种方式的威逼利诱。王皓见张继科劝不动,就把火力转移到坐在他旁边的马龙身上,张继科本想拦着,但是看到马龙自己跃跃欲试的样子,也就没再说什么了。一罐青啤就被放在了马龙面前。


马龙就一边小口小口地喝那一罐啤酒,一边听哥哥们聊天,时不时插一句嘴,再吸吸吸地笑。张继科坐在他旁边也没怎么和他聊天,只是不停地把锅里涮好的肉夹起来,放在马龙的盘子里,偶尔嘱咐一句“别光顾着喝,吃点东西”。


 


于是马龙吃了很多张继科夹过来的肉,并且同时不快不慢地喝着一小罐啤酒。在最后一口喝完之后,马龙把罐子轻轻地放在桌子上,又把筷子仔细地摆好,低头看了一会自己的盘子,突然转过头来对着张继科傻笑,边笑边说:“继科儿,我吃完了。”


张继科看到这样的马龙,愣住了,五秒之后他反应上来,马龙这是喝多了。


 


张继科叫了一声此时还在清醒状态的王励勤,告诉他马龙喝多了,自己先送他回去。王励勤点点头。张继科就转过头对马龙说:“我也吃完了,走,我们回去。”


 


马龙听话地任由张继科拉他起来,他脚步已经有点不稳了,张继科有点好笑地扶着他,他们肩并着肩走出了火锅店。


 


 


走到公寓大院对面的物美,马龙突然停下了脚步,张继科以为他喝完酒口渴,刚想问他要不要买水,马龙突然从他身上起来,不再靠着他,而是站得笔直,转过头和他对视,特别严肃地说:“继科儿,我们刮彩票吧。”


 


“啊?”张继科没反应上来,呆呆地看着他。他发现此时的马龙眼睛特别亮,简直亮得吓人。张继科有点恍惚,他觉得马龙的眼睛里藏着另一个宇宙,他仿佛正站在两个宇宙的交汇处,而马龙的眼睛就是出入口。


 


马龙见张继科没有反应,又叫了他一声:“继科儿,我太热了,”马龙顿了顿,“我们去刮彩票吧。”


“……”


张继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这个话,他这个没有喝酒的人觉得用清醒的大脑思考,应该是怎么都无法得出“热”和“刮彩票”之间到底有什么关系的。


 


但是此时的马龙无比倔强,他拉着张继科的胳膊推了推,“继科儿,我们去刮彩票。”


“好……”


张继科不知道此时除了这个字之外还能说什么,只好答应了。


 


他转身走进物美,掏了掏裤兜——他们一起出来吃饭,肯定不会是他掏钱,所以根本就没带钱包,好在兜里还有之前不知道什么时候随手放进去的一张纸币,张继科掏出来看,是一张100,索性直接给了老板,买了100块钱的彩票。


 


马龙看见张继科拿着一沓彩票出来,笑得像个小孩子,然后一点没犹豫,直接就在马路牙子上坐下了。


张继科没办法,也跟着他坐在路边。他们一人一半彩票,在黄色的路灯底下一张一张地刮。


 


虽然刚吃完火锅没多久,但毕竟是冬天,张继科觉得自己脸已经很凉了,耳朵也冷,手更是不用说,刮彩票的动作已经非常迟缓了。他转过头去看马龙,见对方仍然兴致勃勃刮得认真,就把剩下的十来张都塞到马龙怀里,自己把手缩进衣服口袋,和马龙头碰着头,看着他刮。


 


“没中……这张也没中……”只剩最后两张了,马龙有点泄气。


“还有两张啊,接着刮呀。”张继科给马龙打气。


马龙认命似的刮开倒数第二张。


 


“中了!中了!继科儿!中了!十块!”马龙抬起头来,兴奋地看着张继科。


“中了!”张继科也跟着马龙喊,“快去兑奖啊!”张继科用胳膊肘碰了碰马龙。


 


马龙却坐着没动,仍然非要和张继科四目相对,但他同时又还保持着刚才在火锅店里的那种傻笑的表情,笑得见牙不见眼。


张继科没辙,把手拿出口袋,轻轻地拍了拍他,“快把最后一张刮了,刮完我们去兑奖。”


 


马龙还是笑着,但是他突然伸出手,用极快的速度盖住了张继科的耳朵。


 


张继科已经数不清楚这是自己今天晚上第几次呆住了,他瞪大眼睛看着和自己面对面的马龙,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罪魁祸首”却仍然面色平常,也没有放下手,甚至还把手指弯到张继科的耳廓后面。


“你耳朵都冻红啦。”马龙依然笑嘻嘻的,“我给你暖暖。”


张继科被马龙箍住了头,只能看着他的脸,他又一次看进马龙的眼睛,这一次,他觉得马龙的眼睛里装着一整个夏天,阳光照得他整个人都是暖的。


 


 


正是因为这件事,许多年之后,有记者采访问他,“马龙对你的意义是什么”的时候,他差点脱口而出“是夏天”。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此时的张继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他摸索着用手把100张彩票整理好。“龙,可以了,我不冷,你快把最后一张刮了,我们兑了奖回去吧,已经很晚了。”


 


“不行!”马龙态度坚决,“你耳朵还是凉的。而且我太热了,你耳朵凉快。”他偏着头想了想,又加了一句:“关键还是你耳朵还是太凉了!”


 


张继科听了,哭笑不得,只能依着他。他们两个就这样,一个捂着另一个的耳朵,在路灯底下,用一个别扭的姿势坐了好几分钟。


 


就在张继科觉得腿都快要麻了的时候,马龙突然松开了它的耳朵,“可以了!”他学着张继科刚才的语气,“可以了!不凉了!”说完,他迅速地刮完了仅剩的那一张彩票,刮完之后又迅速地站起来,动作一气呵成,张继科甚至还没反应上来。


 


已经站起来的马龙伸出一只手,要拉张继科起来。


张继科便从善如流,把一只手交给他,借力站了起来。


 


两个小少年走向路边的小超市,兑了他们人生中第一次刮彩票中的十元钱。


 


 


从那次之后,马龙经常在冬天帮张继科捂耳朵,有时候是在寒风中刚跑完万米,有时候是他们刚从外面回宿舍楼,反正只要是张继科一双耳朵冻得通红,马龙基本都会用手捂上去。捂的时候还嘟嘟囔囔,说怎么就你耳朵这么大啊你看你简直像动画片里的大耳朵图图别人都没这么大耳朵就你有。


张继科听着也不恼,反而一边笑着一边任凭马龙摆弄他的脑袋。


 


因为是夏天呀。


 


 


3、


张继科在脑子里把“马龙怕热”和路灯下的捂耳朵默默地拼合了很久,都没能完全拼到一起,他真正体会到马龙即使冬天也很怕热是在几周之后的一个周末。


 


那天阳光很好,马龙说想出去买点零食,让张继科陪他一起。两个人就出了门,往附近的超市去。


 


超市里暖气很足,马龙热得脸都是红的,张继科见状特别想笑,但又怕马龙脸皮薄,就把笑硬生生地憋了回去,转而问马龙吃不吃冰淇淋。


“啊?”


“我说,”张继科比划了一下,“看你热,问你吃不吃冰淇淋。”


“冰淇淋?行啊。”


 


张继科就去旁边的冰柜里拿了五盒冰淇淋,放进了购物车。


马龙看见,吃了一惊:“怎么拿这么多?”


张继科神神秘秘地:“一会出去给你看个好玩的。”


马龙“切”了一声,两个人就去收银台了。


 


出了超市,两个人坐在外面供来往行人歇脚的凳子上,张继科把冰淇淋都掏出来,在桌子上摆了一个五环的样子。


 


“龙,”张继科十分严肃地看着马龙,“咱们一起去打奥运会吧。”


马龙愣了愣,也用同样严肃的表情看着张继科,说:“好”。


 


张继科满意地笑了,推给马龙两盒,“快吃吧,一会化了。”


于是两个男孩子一人吃了两盒半冰淇淋,拎着买的零食,心满意足地回去了。


 


回公寓的路上,两个人从许昕前两天又和秦老师顶嘴结果被加练说到食堂新增加的菜,从肖指导越来越像小蜜蜂了每天都嗡嗡嗡的说到自己最喜欢的一件李宁为他们定制的短袖,话题无所不包,笑点越来越低,就这样一路哈哈大笑地回了公寓。


 


结果就是两个人都空腹吃了太多冰淇淋,再加上一路张嘴哈哈大笑吸进去不少冷气,第二天都拉肚子了。


刘国梁听到他们两个拉肚子请假的消息,跑到医务室问两个正在挂水的男孩子昨天都吃什么了怎么成了这样。


 


张继科把昨天的事一五一十地招了,唯独说他一共买了四个冰淇淋,他俩一人吃了两个。


马龙觉得疑惑,等医务室没人了悄悄问张继科为什么这样说。


 


没想到张继科一脸严肃,声音压得很低:“摆五环是我们俩的秘密,不告诉他们。”


马龙听了,笑得眼泪都要出来。


 


笑完之后却把没有扎针的那一只手轻轻覆上张继科的手,表情认真又真诚:“好,我们的秘密,不告诉他们。”


 


张继科笑了,马龙的手还是这么热啊,他暗暗地想。


 


 


4、


后来两个小小的少年都长大了,马龙不再在冬天喊热,手也不是一直都会那么热。


 


比如在颁奖典礼的后台,他们两个习惯性击掌地时候,张继科就问过马龙“手怎么这么凉”。


 


张继科甚至有点惆怅,这意味着马龙可能不会再给他捂耳朵了。


但他转念思考了一下,虽然现在马龙捂他耳朵的频率低了很多,但是却并没有放弃这个习惯。


 


张继科不禁想,马龙是怎么做到每次捂他耳朵的时候手都是热的呢?


 


 


5、


那天颁奖典礼结束之后,两个人裹了厚厚的羽绒服,戴着帽子和墨镜,躲开人群,开着马龙低调很多的车,一起去了一家路边的大排档。


 


马龙要了一瓶啤酒,张继科因为要开车,就看着他喝。他们像年少时候一样,吃饭、聊天、大笑。直到夜挺深了才一起向车走去。


 


他们肩并肩走着,张继科突然向后退了一步,站在了马龙身后。


马龙觉得奇怪,转过身子去看他。


 


他看着张继科向手心哈了一口气,又用力地搓了搓手,然后在他目光的注视下,张继科把手捂在了他耳朵上。


 


马龙瞬间就笑了,笑得和许多年前一模一样。一样的像个小鼹鼠,一样的见牙不见眼。


“你怎么知道我后来给你捂耳朵之前都会哈口气再搓一搓手呀?”


 


张继科也笑了,笑得特别嘚瑟,眼角褶子都出来了。


“我当然知道啊,”他微微移开一点手掌,让手掌和马龙的脸之间留下一条缝隙,然后凑到马龙耳边,用极轻的声音说,“我们心有灵犀呀。”


 


-END-




这篇文的脑洞就是因为我突然想起了老张在劳伦斯后台和队长击掌之后问队长,手怎么这么凉。当时第一次知道这件事之后,第一反应也不是什么CP ,而是老张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啊。


而“手凉手暖”这也是很戳我的一个点,这种细节处的关心,实在是让人感动。


 


第一部分写杀神关心小龙就写了一千多,老张基本一千之后才出的场。我其实是故意的因为我想写一写国胖这个有点可爱的传统,现在这两位老大哥都对弟弟们特别好,我觉得他们能做到这样,必然是之前自己做弟弟的时候,也得到了很多来自哥哥们的关心和照顾,而现实也确实是这样的。



评论

热度(2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