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死水(十五)

方覆雨:


红灯亮了。



车子稳稳地停在路口,这时间街道上的车并不多,并行的两个车道都空空荡荡的。张继科起床时那点零星睡意早被凛冽的寒风刮得渣都不剩,他将手搭在方向盘上,转过头看马龙:“我今晚可能睡不着了。”



言下之意,罪魁祸首应该就此负责。



才和马龙爆发了多年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张继科本来对再次和他面对这件事感到有些尴尬,但好在,这会儿马龙已经喝醉了。



一个喝醉的人,不会从他口中吐出刺骨的话,不会用太冷的眼睛将人的心都冻成冰。



马龙转过头来看他,他的眼神很清明,在柔和的车灯下映出张继科的模样。他似乎是在思考,然而张继科却从那双眼睛里捕捉到一丝茫然。



很多人总认为马龙酒量好,其实只是因为他喝醉了也能与常人无异,才会每每蒙混过关。



张继科当然分辨得出来,他自顾自地将车掉头,漫不经心道:“反正你已经喝醉了……再喝点儿也没事,对吧,龙仔。”



这是种诱哄。



马龙那明显已经有些迟钝的脑海中依旧清晰地跳出这个词,像在奥德修斯的归途上塞壬缥缈的歌声。马龙胡乱地想着小时候看的传说故事,他此刻没有能够将他绑住的绳索,张继科就像那点瘾头,牵着他,扯着他,让他自动自愿地一步步走进海洋里,溺毙。



马龙将窗户按下来,灌满车厢的风没能让他真正清醒起来,他的额发被吹乱,目光散落,难以真正的聚焦。



他没有拒绝张继科,自始至终。



KTV的大包足以容纳十几个人,长长的沙发上,张继科坐在一端,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马龙。他们之间横了一张茶几,堆满赠送的果盘和额外叫的酒,而马龙正对着屏幕,唱着不大成调的歌。



玫红的液体比平常红酒更深一些,隐约透着诡秘,名字叫“情人酿”,使得张继科在点单时鬼使神差要了两瓶。



缠绵的曲听来像一首情歌,但马龙那高不上去低不下来的调令气氛有些好笑。可张继科笑不出来,他脑子里在想,上一回他们到KTV来是什么时候。和许昕一起,和崔庆磊一起,和参加公开赛的队友一起,和那么多人一起……他们的过去单调又纷乱,以至于张继科回首的时候,再捉不住马龙与他曾相爱的痕迹。



少年时的恋爱难道仅仅是一场臆梦吗?



张继科将玻璃瓶中的酒缓缓倒进杯子里,深浅不一的颜色映入他的瞳仁,漂亮的眼睛里泛着极美的色泽。他端起杯子抿了一口,霎时间皱了眉,这酒太烈了,以他那不怎样的酒量多半撑不过一瓶。



然而——



他抬起眼睛去看马龙,若无其事一般,将杯子转了个面递给那人:“有点儿甜,喝吧。”



马龙随手接过来,仰着脖子把那杯酒灌进了喉咙里。 未尽的酒在他的唇上涂了层水光,马龙似无所觉,伸出舌小幅度的舔了舔。



张继科忽然渴了,他感到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他的咽喉,令他口腔燥热、嘴唇皲裂。但他按捺得住,此刻他与马龙之间便像极了球场上的对手——天知道他们曾是相生的璧侣,他需得耐心屏息,找准马龙盔甲的缝隙,才能真正剥开那个人的心。



张继科又倒了一杯酒,对马龙说:“玩不玩游戏?”



男队出去玩的时候惯常喜欢用喝酒的方式来玩真心话大冒险,谁先干完这杯就算谁赢。这实际是种逞英雄的游戏,但酒量本来就是男人们比拼的一种。马龙放着周杰伦的原唱,点了下脑袋,“昂。”



第一杯,张继科赢了。



张继科的拇指在玻璃上轻轻划拉,语气轻飘飘的,随便抛掷在空气中:“你有没有后悔?”



他这话问得没头没脑。



马龙听懂了。



你可不可以解释?你觉不觉得后悔?你有没有顾虑过我?



酒精或许起了作用,马龙觉得血液渐渐沸腾起来,蹿起来的火舌“蓬”的一声,徐徐煎烤着他的心。他支着脸,眼皮底下是一小片杯中残存的酒液,无风无浪,静如死水。



他根本也未认真地看张继科,只答:“没有。”



第二杯,马龙先喝完。



他的大脑还很清醒,然而仍是低头思索了一会儿,才指挥张继科跳个舞。



借着酒劲,张继科并不扭捏,光影在面前轮转,丢下了外套的衬衫纽扣开到了胸膛,是一具漂亮的躯体,和他的人一样漂亮,和他的瞳仁一样漂亮。马龙眯着双眼,咧开嘴,露出个纯粹的笑意,一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天真。

他甚至鼓了鼓掌。



张继科喘了口气,在他身旁坐下,倾身端起桌上的两杯酒,“继续。”



杯沿撞在一起,发出清脆的声响。



张继科闭上眼,将它猛地吞咽下去。



马龙只是一个迟疑,就看见张继科的杯子空了。他懊恼的叹息一声,放下杯子,双手搁在膝头,“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这个人就在张继科的面前,张继科用目光巡视着这曾经属于自己的领地,这张面容在大多数情况下是沉静的、温和的,但并不意味着它就不生动。相反,马龙很爱笑,此刻马龙的睫毛微微垂落,上面沾了滴不知是什么液体的东西,晶莹剔透。



张继科凑上前去,吻住了他湿润的唇瓣。



像落在雪地里的一朵落花,像飘零在池塘里的一柄枯叶,悄无声息。



“偶尔我会盼望,突然来一场大地震、大海啸……什么都行,全世界都倒塌,到处都是碎砖瓦砾。”



马龙的嘴唇微微分开,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张继科,里面没有愕然,没有喜悦,什么都没有。



张继科的拇指抵住马龙的咽喉,“然后我会保护你。”



最终死在你的怀里。



评论

热度(3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