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彼处3

阿星星儿:

5


  


马龙忙着手头的工作,张继科就在旁边趴着。夜晚的办公室格外幽静,只有笔尖划在书页上的沙沙声,和白炽灯散发出的清冷光线。




这样的环境似乎特别催眠,张继科没一会儿就枕着手臂睡了过去。等睡熟了,还发出了不大的鼾声。




但是马龙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被搞得有些心神不宁,甚至连眼前的书本都没有办法专注地看下去。




这副场景实在是太过熟悉了,曾经在他的梦里出现过无数次。梦里他和张继科都是高中生的模样,两个人坐在空无一人的教室里自习。张继科总是爱躲懒,看了一会儿书,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他懒得理他,自顾自地抄书看笔记,张继科不一定就会在什么时候张开眼睛,凑过来亲一下他的嘴角或者脸颊。




人不可能踏进一条相同的河流两次。马龙也觉得发生过的一切都不可能再重新发生一次。




过去的就是过去的,已经随着昨日的种种消逝。但是今天,曾经的场景竟然再次出现。他甚至有点恍惚,如果他退步一点点,是不是所有事情都会回归原位?


 




他愣神的功夫,原子笔的笔尖已经抵在了纸张上,晕开了一小片,把书本上的字迹染得模糊不清。




他赶紧抽了两张纸巾去擦,但已经于事无补。




他心里头有些懊恼,果然不该动这些没有用的心思。




这才想了一下,就已经受到了惩罚。




他心里头又忍不住有些责怪张继科,他好不容易才修炼成现在这副百毒不侵、若无其事的模样,可恨的是这个人一出现,就要将他打回原形。




马龙正在这儿看着他气得磨牙,就见张继科皱着鼻翼,小小的打了个喷嚏,也不知道是冻到了,还是被他念叨的。




办公室里的温度的确是有点儿低,这会儿中央空调都已经关了,只有一个小小的暖气在维持供暖。若是写字写的太久,手常常会没有知觉,好像被冻掉了一样。




马龙挣扎了一会儿,将椅背上挂着的毛毯轻手轻脚地盖在张继科身上。




心里还在叨咕着,“我真的就是闲着没事儿手欠,才不是心疼你。”


 




马龙总是忍不住歪着头看他,从他剃得有一点光秃的鬓角,看到他侧脸上那颗小小的痣。




没有变,一点儿都没有变。




他眼睑下方有一片淡青色的痕迹,一看就是觉不够睡导致的。




张继科来找他的时候,有好多次他都差点儿忍不住问他,“你很闲吗?怎么总是过来找我。”



但是听张继科说,他开了一家小公司,天天不是赚钱就是应酬,行程一定排得满当当的。




想必来见他的那半个小时时间,也是以早起和晚睡为代价换回来的。




这可真是辛苦。




马龙想说,“那你就不要过来了。”




可是他试了好多次,却没有一次能开得了口。


 




6




 


一份简单的工作修修改改,愣是被他做了两个多小时去。马龙自问还从来没有这么效率低下过,都是被旁边这个呼呼大睡的人给害的。




马龙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十点。应该快把这个人叫醒,赶紧各回各家。




他把刚才盖在张继科身上的毛毯收走,叠好了放回原处,才摇着他的肩膀叫他起来。




张继科这一觉睡得挺香,醒来了以后精神明显恢复了不少。




他揉着眼睛问马龙,“工作都做好了吗?”




马龙一边收拾桌子一边回答他,“嗯,可以回去了。”




回去的一路上,两个人几乎没怎么说话。除了下楼的时候走廊没开灯,张继科拉了他一会儿,两个人就再没有什么交流了。




他们俩到底还是分开得太久了。




分别的时间化作有形的陌生和尴尬横亘在他俩之间,让他们甚至都不知道该聊些什么。




难道要他们追忆一下过去的美好时光吗?




他们俩的关系可不适合叙旧。


 




张继科沉默不语地开着车,等穿过了坑洼不平的郊外小道,就到了灯火通明的市区。




这天街道上人似乎格外的多,沿街叫卖花和玩偶的小贩、并肩而行的情侣络绎不绝。




张继科往外张望了一会儿,问马龙,“今天是什么日子啊?怎么这么多人?”




马龙心不在焉的答了一句,“不知道。”张继科就识趣地不再说话了。车又行了一段路,就有唱着“圣诞快乐”的歌曲飘进车子里。




张继科这才恍然大悟,今天竟然是圣诞节。


 




他有些激动地跟马龙说,“马龙,今天是圣诞节啊。”




马龙却有点儿心不在焉,冷冷淡淡地应了句,“哦。”




“别这么冷淡啊。”他笑了笑,“能赶上一起过节就是缘分啊,咱俩一起逛逛吧。给个面子呗,老同学。”


 




最后的结果就是马龙还是没有彻底硬下心肠,在张继科的死缠烂打之下,答应了他“逛逛”的要求。




不过也真就只是“逛逛”而已,两个十来年没过过圣诞节的“老男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天有什么好去处。




张继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还有空位的地下停车场停好了车,两个人就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闲逛。步行街上人头攒动,每个人都带着愉悦幸福的笑容。他们身处其中,虽然不见得有一样的好心情,但情绪也多少有些被感染。




也忍不住跟着周围的人,嘴角泛起笑容来。


 




不太好的一点就是,不断有人和他俩擦身而过,有的走的急些的,重重撞在他俩身上,把人撞得东倒西歪的。




张继科害怕再有人撞到马龙,就把他揽过来,护在道路里面走。




张继科胳膊揽在马龙的肩膀上,或多或少都存了一点儿亲昵的心思。但也不知道是不是此时的气氛太迷幻,马龙只是偷偷地弯了嘴角,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俩走到一家商户前的时候,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拦住了。小姑娘穿着一件粉色的羽绒服,扎着一个马尾辫,看起来特别喜庆。




小姑娘仰着头问他俩,“哥哥,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呀。”




原来小姑娘家里是开门市店的,为了图个气氛,买了一棵圣诞树回来。爸爸妈妈把布置圣诞树的工作交给了她,但她个头不够高,最上面的鹿角怎么也挂不上去。




张继科和马龙都挺喜欢孩子,见了小朋友以后性子就软的跟变了个人似的。现在他俩更不可能拒绝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的请求,张继科当下就脱了外套交给马龙,跟着小朋友去挂鹿角了。


 




张继科本以为这个挺简单的差事。没想到小朋友的要求还挺高,一会儿嫌他挂高了,一会儿嫌弃他挂矮了,一会儿嫌他挂歪了。把张继科说的自卑心理爆棚,很快就垮下脸来。




他被小朋友折腾的手忙脚乱,马龙在一边看得却心情舒爽。




小朋友又比划了两下,见张继科还没挂对地方,就童声童气的埋怨了句,“哥哥你又挂错了,你怎么这么笨呀。”




马龙听见了,忍不住要笑出声音来,把脸埋进了张继科的大衣里,才堪堪忍住了。


      




张继科穿了件黑色的毛衣,他插着腰站着,背影显得格外落拓。




马龙就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有无数行人从他们之间走过去,但是马龙的目光却始终只落在他的身上。




少年的时候,马龙被爱情蒙蔽了双眼。觉得张继科一定是世界上最好看的人了,否则他怎么能从浩如烟海的人群里,一眼就把这个人找出来?




直到现在马龙才意识到,张继科并非是他年少时遇到的最好看的人。人群之中,比他还要优秀出挑的人更是不知凡几。




他并没有在发光。




只是因为心里有他,所以有他在的地方,他就再也看不到别人了。




马龙正在震撼于自己的发现,张继科却已经按照小姑娘的要求挂好了最后一个装饰物。




他扭过头,有些得意地冲马龙指了指圣诞树,炫耀自己的成果。




两个人的目光隔着川流的人海撞在了一起。








张继科的大衣刚刚被马龙抱在怀里,现在已经被揉成了一团。




马龙帮他把大衣抖开,才把大衣塞进他的怀里。




刚才张继科忙活的时候只穿了一件毛衣,现在似乎冷的够呛,整个人都在打哆嗦,手指头也蜷了起来,整个缩在袖管里。




马龙忍不住埋怨他,“你刚才穿着外套去不就得了,干嘛脱下来?”




张继科看着他笑,有点儿狡黠的样子,“我把衣服给你拿着,你就不会走了。”




马龙接不上话,只能默默白他一眼。




就见张继科又低头在臂弯处嗅了嗅,说,“真好,都是你的味道。”






马龙被张继科搅的心思烦乱,很快就没有跟他再逛下去的心思。没走一会儿就说太累了,想要回家。




还好张继科也不坚持,很听话地带着马龙去取车,送他回家。




今天的确是拖得太久了,等车开到马龙家小区的时候已经快到十一点。虽然“累了”是他找来搪塞张继科的借口,但他现在的确已经有点乏累。




他有些自嘲地想,毕竟是多年没有夜生活的老年人了,约会这种浪漫的事情,真的已经不再适合他。


    


张继科照旧送他上了楼,等他要开门的时候,张继科在昏黑的楼梯间里叫住了他。




“马龙,等等,我有礼物送给你。”




他并不想要张继科的礼物,平白多了没有用的牵扯。但是现下难免有些好奇,张继科是在什么时候准备的礼物?他来找他的时候,可不见拿什么东西。




马龙问他,“什么啊?”




张继科仰头看他,说,“你伸手。”见马龙没有动,张继科又有点儿撒娇似的催促道,“快点儿啊。”




马龙犹豫了半天,到底还是冲他伸出了掌心。




就见张继科也伸出了手,缓缓在他掌心上拍了一下。




他的手离开以后,马龙的手心上还是空空如也。






马龙下意识地把手攥成拳头,有些莫名其妙地问他,“礼物呢?”




张继科歪着头笑了笑,“我的心啊。你把我的心收好了,可别弄丢了。”



评论

热度(3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