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彼处2

阿星星儿:

4


 


马龙到家以后也没怎么缅怀他逝去的青春,暖暖和和地洗了一个热水澡,就躺在床上睡了过去。其实他们两个和大多数的其他人相比已经算是幸运了。他没有变成一脸横肉秃头谢顶的猥琐大叔,他也没有变成一事无成庸庸碌碌的凡夫俗子。


时光算是善待他俩,美好的相见,美好的重逢,美好的结束,也算善始善终。


出乎马龙意料的是,他竟然这么快就再次见到了张继科,就在他们同学聚会的第二天。


晚上六点多,马龙刚刚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他挤了三十多分钟的地铁,下了地铁以后又打了辆车才回到家里,一路上也算是风尘仆仆。其实马龙并非不会开车,相反的是,他在大学的时候就拿到了车票。


现下手头也宽裕,买辆车不成问题。


但是他生来害怕麻烦,想到道路上的拥堵就觉得打怵,所以一直也没有买车,也算是间接地给祖国的节能减排做贡献。


但是每天这样倒车也实在消耗精力,他终于开始盘算着买一辆车的问题。


 


正在他想的入神的时候,恍惚觉得前面站了个人。街边的路灯有点晃眼,给那人打上了一层高光,把他的面容显得模糊不清。但马龙就是觉得不管是那个人的身形还是气质,他都分外熟悉。


大概是个熟人。


马龙虚着眼睛去看,从那个人擦得锃亮的皮鞋,看到他笔挺的西装裤和藏蓝色的长呢绒大衣。看到脸的时候,他心头一颤,竟然是昨天才见到的人——张继科。


绝非是马龙自作多情,只是张继科出现在这里,说不是来等他的,他都不会相信。


这就有点尴尬了,如果装作没看见他绕道走过去,未免显得他太小家子气,而且就好像他还在留恋旧情。


但若是面色如常的和他打招呼,马龙又自问很难做到。


正在他纠结之间,张继科已经看见了他,冲着他大步走了过去。


“马龙,终于等到你了。”他面上带着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笑得并不明显,但马龙就是觉得他特别高兴似的。


 


人家这么坦坦荡荡,但他却仅仅因为这个人的出现,就慌张的无所适从。


两个人的段位高下立现,马龙禁不住在心里头骂自己,真是太没有用了!


马龙微微退后一步,才故作平静地问他,“你怎么在这儿呢?”


他笑了笑,答他,“你家楼道里的灯坏了,我怕你害怕,就想着送你回家。”


 


    


的确,他们家楼道里的灯还是坏着的。一连坏了十来天,都没有人来修。冬天天色黑的早,而马龙下班又晚,回到家的时候,楼道里往往已经黑了个透彻。但马龙纵使再胆颤,也只能咬着牙去走那条黑漆漆的楼道。因为没有人在意他怕不怕黑,所以他无人可以示弱,只能硬逼着自己去走。


但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要关心他保护他,不管这个人是不是曾经伤害过他的人,这份温暖总是诱人的。


马龙在心里头挣扎了半天,才别别扭扭的答了一句,“谢谢你啊!”


张继科勾了勾嘴角,还是那丝若有似无的笑意,答了一声,不谢。


马龙想了想,又忍不住问他,“你是怎么知道我几点下班的?”


张继科摇了摇头,若无其事地说,“我不知道啊。就是天快黑的时候就到这里来等着,能等到你固然是好,等不到也无所谓。”他歪着头笑了笑,“今天真是赚到了。”    


 


 


 


今天张继科还是开了闪光灯做照明地走在前面,只是没有再去牵马龙的手。缺了重逢的激动情绪做加持,有些事情再去做就显得毫无道理了。


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走廊里只有那一点微弱的光线,和两个人空旷的脚步声。


两个男人手脚都长,走到六楼不过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已。


等走到他家门口的时候,马龙竟然有点怅然。他从来都不知道,从楼道口到他家的路,竟然只有这么短。


 


是该道别的时候了,他绝对不会邀请张继科进家里面来坐坐。


张继科也十分自觉,没有迈最后一级台阶,站在比马龙矮一些的地方,仰着头和他招手说再见。


马龙目送着张继科下楼,可才走了两步,张继科却又折返了回来。他大步走到马龙面前,把手里拿着的纸袋塞进了他怀里。


 


“差点儿忘了,给你买的,留着吃吧。”


马龙皱了皱眉头,问他,“这是什么啊?”


张继科笑着答他,“冰淇淋啊,公司门口的,就想买来给你吃。我怕它化了,开车那一路上都没敢开暖气。”


马龙心头跳了两下,一句“你是不是傻啊”差点脱口而出。


但他说出来的话终究和心里面想的差了十万八千里。


他始终是嘴硬,心里都融化了,说出来的却是一句冷冰冰的,“你给我买这个干嘛啊,我又不是小姑娘。”


张继科还没来得及回答,下一句话就不经大脑地冒了出来,“用这招哄了不少小姑娘吧。”


不成想,张继科被这么冷嘲热讽的,非但没有生气,还笑得很得意似的,“吃醋了?我可没给小姑娘买过冰淇淋,我就给你买。”


 


“谁吃醋了?”


马龙想不清楚,这个人是怎么从他的话里听出吃醋的意思来的,这是什么脑回路。


张继科笑笑说,“以前我俩在一起的时候,我什么都买不起。现在可以了,以前没给你的,我都想补给你。”


 


马龙抱着一盒冰淇淋气哼哼地回到了家。


他心里愤懑不平,张继科刚才说的那些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现在的所作所为,都是出自可笑的补偿心态吗?谁又需要他自以为是的补偿了?


马龙一个气急,随手将冰淇淋连同纸袋扔进了垃圾桶里。


可过了一会儿,他看着那盒冰淇淋孤零零地躺在那里又觉得可惜。


 


他把冰淇淋捡了起来,用毛巾小心地擦了过去。


等把盒子上凝结的水珠都擦干净了以后,又放进了冰箱里。


 


什么是孽缘,这不就是吗?


  


5


 


接下来的几天,张继科一直到马龙家楼下等他下班。而他从最开始的抗拒,变成有些依赖和有些期待。前两天甚至还告诉了张继科他下班的时间,他在心里暗暗骂自己,这可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这天马龙的学校突然安排他加班,一直到晚上八点都不肯放人。


马龙望着窗外越来越暗的天色,有些心神不宁。


他不知道张继科是否还在他家楼下等他。外面吹着冷风夹杂着小雪,看起来分外严寒的样子。他有点担心张继科挨冻。


他想给张继科打一个电话告诉他不要再等了,但是直到这时他才发现,他和张继科还没有互留电话号码。


他拿着一根圆珠笔在本子上胡乱涂鸦,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似乎在本子上写了一个“弓”字。他太了解这个字发展下去会变成什么样子了,顿时脸上一热,一通乱划将这个字涂抹了下去。


他正在那里胡思乱想,就听见敲门响了起来。


敲门的人见没有人回应,似乎是有点着急,又加重力道敲了三下。


马龙慌忙收回心神,答了一句,“请进。”


门刚一开,他就看见张继科出现在门口。张继科的鼻尖和耳朵被冷风吹得通红,大衣上还残留着没来得及融化的雪花。本来是一脸焦急的神色,但是在看到他的一刹那,一下子就松懈了下来。


马龙有点儿发蒙,半天才张口结舌地问他,“你怎么过来了啊?”


张继科平复了一会儿呼吸,才回答他,“我在你家楼下等你好久,都不见你回来。有些担心你,就跟丁宁问了你单位的地址。多亏你在这里,要不我都不知道再去哪里找你。”


马龙的心里憋了一肚子的话,他有点儿想骂张继科傻,也有点儿想问他为什么。


但这些话就如同软软的棉絮般层层叠叠地壅塞在心头,没有一句话能说的出口的。


 


他愣了半天,才干巴巴地说,“但是我要加班,不能回家的。”


张继科很自然地走到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说,“没关系的,我等着你。而且地铁马上就要停运了,你也不好回家吧。”
他又想说些什么,张继科就把胳膊搭在桌子上,脸埋在手臂里,只露出一双眼睛来。


他有一点撒娇的神色,黏黏糊糊地说,“没事儿的,多久我都可以等你。”


 


想必是任何人都没有办法拒绝此时的他。


反正马龙冷心冷情的功夫还没有修炼到家,是做不到的。



评论

热度(4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