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獒】非昨1

心有靈犀一點通:

黑道AU


————————————


周雨从窗边走过来低声说:“龙少进院子了。”


张继科把擦得乌亮的柯尔特收进口袋,洗了两遍手,确定手上没有任何弹药味道才往楼下去,马龙也刚进玄关,拎着小小的皮箱站在灯下。


目光一对,张继科几个大步过去接过他手里的箱子:“龙少。”


马龙坦然地面对着毫不避忌的打量,甚至扶住张继科的手臂换好了鞋。


张继科帮他摘了围巾,手控制不住似地在他嘴角停留了片刻:“长高了,牙套摘了,眼睛大了,要是在别处见你大概要认不出来。”


马龙笑笑:“咱俩有多少年没见啦科哥,十一年还是十二年?你一次都没来看过我,当然认不出来的。”


“我想过去看你——”张继科顿了顿,“算了,不说这个,饿了吧,咱们快吃晚饭。”


马龙随着张继科进了餐厅落座,菜一一摆上桌,他准备动筷又抬头问站在张继科身后的周雨:“你不吃吗?”


周雨一怔,张继科直接替他答了:“小雨吃过了,龙少不用管他。”


马龙没再说什么,沉默着吃饭,张继科夹了一块儿白软的鱼肉放进他碗里:“怎么不吃鱼,小时候不是很爱吃的吗?我特意嘱咐厨房烧的。”


“人都会变,不可能一辈子爱吃的。”话这么说,马龙到底还是吃了那块鱼,“我吃饱了想休息。”


他站起来拿了箱子又说道:“陪我上去啊科哥。”


张继科便也放下了碗筷,待到了楼梯口,马龙颇冷淡地瞥了周雨一眼:“你是狗啊?能不能别跟着我们?”


周雨得了张继科眼色退到旁边,看两人前后上了楼。




“龙少好好的跟下人置哪门子气?”张继科推开卧房门,“看看是不是都没变?每天都打扫的。”


马龙平摊在床上左右看了看,没什么兴致的样子:“他是下人?我看是你什么人吧。小雨?也对,下人是小雨,我是龙少,科哥分得真清楚。”


张继科听出他话里的意味,坐在他身旁柔声道:“龙,龙崽?”


马龙抬手横在眼睛上:“你叫谁呢?”


“叫你呀,我以为你长大了不愿意了。”


马龙没接话,张继科又说:“是真的长大了,我刚刚看见你,一恍惚觉得你都不像这个年纪的模样,几年前我遇到小雨的时候他跟你现在一般大,就是个小屁孩儿。”


“不许你拿我跟他比!不许你叫他小雨!”马龙气呼呼得睁开眼瞪他。


“果然是个小屁孩儿。”张继科掐了掐马龙的脸,“哎?你点痣了?我记得你原来这里有颗痣。”


马龙挪了挪身子枕在张继科大腿上:“点了呀,不过又长了其他的,你看这边脸上又有。”


他俩说了些有的没的,天刚黑马龙就困得不行,张继科拧来毛巾给他擦了把脸,起身要走的时候马龙突然喊了一声:“别关灯!”


张继科挑挑眉:“你不睡了?”


马龙不自在地笑笑缩进被子:“关了灯我睡不着。”


“你怎么越长越回去了,以前没这毛病啊。”


“就……刚到国外的时候一个人害怕……”


张继科了然地点点头,道了晚安阖上门,刚走两步马龙追出来:“科哥。”


“怎么?”


“我想见见我爸爸。”


“你刚回来,先好好歇着——”


“哥哥,求你。”


马龙赤脚站在地上,白皙的脚趾紧张地陷进混着金色丝线的地毯里,张继科心口一滞,说道:“秦爷上个月搬到乡下那间农场去了,你明天要是有精神,我让周雨开车带你去。”




周雨还直挺挺地站在楼梯口候着,张继科从柜子里拿出雪茄分他一根:“他还小你两三岁,小孩子脾气,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周雨笑道:“哪儿敢啊,他可是大少爷。”


“少爷个屁。”张继科吐出一个烟圈儿,“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吞云吐雾罢了,张继科找出把车钥匙递给周雨:“他明天要是想去见秦志戬你就带他去,开这辆安全些,你把他看紧了,老秦看见你也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你放心。对了科哥,上回那批截货的查出来了,是陈玘手底下的人干的。”


“和警署勾结害老子的账还没跟这王八蛋算呢,你看着办吧,货不要了,就当孝敬我师父。”


“知道了。”


时间还早,张继科又抽了一会儿烟才进了书房,桌子上摆着他跟马龙唯一一张合照,是他从火场里抢出来的,模糊到连面目都看不清。


马龙离开家的时候才十一岁,他大哥被人劫持撕票了,办完葬礼没几天秦志戬就张罗着送马龙出国。张继科那时刚刚成年,不过是个秦家勉强称职的打手,低微到连马龙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马龙走的头两年秦志戬还会选一些他在国外的照片洗出来挂在宅子里,后来帮派高层反水又出了一次事,马龙便被藏得严严实实的,再没有任何消息了。


张继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马龙回国,他把枪抵在秦志戬头上,说现在各路人马都在虎视眈眈要找出他的儿子大卸八块,倒还不如让马龙呆在自己身边,护马龙周全的本事自己总还是有的。


这话是不错的,秦志戬都被他这个叛徒给说动了,可马龙周不周全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是因为十几年前他被打得满脸是血马龙小猫儿似的用袖子给他慢慢拭净了,或许是他十六岁生日的晚上马龙不知想了什么办法从厨房里给他端来一条又热乎又鲜嫩的鱼两人坐在冬天的花园里分着吃完,又或许是马龙大哥下葬那天小小的一个人儿抱着他的腰说继科哥哥你不能比我先死。


或许。


张继科把相框塞进抽屉,打开了一旁堆叠的文件。


或许是因为现在马龙名下的股份和资产足以让他这个自小在冷硬刀口上舔血讨生活的人开始向往一种安逸富足又柔软的生活。


张继科怎么会不明白。


—————————————


天凉了。



评论

热度(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