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无差】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中)TBC

欲望号街车:


与真人真事完全无关

**********

按照他们之前的安排,马龙要回鞍山过新年,等到初四,也就是13号,再飞到三亚来。
谁知路小雨登门造访几天之后,腊月二十九的下午,他就到了。还没用张继科去接,叫了辆出租车,便从机场过来了。
张继科打开门,见是马龙,不由得又惊又喜。
“你没带行李箱?”他接过马龙手里小小的提包,伸着脖子向门外看了看,再次确认真的没有行李箱。
“昂,来得匆忙,就没顾得上……”
“没事儿,穿我的,”张继科打断马龙的话,揽着他的肩膀走进屋内,“喝啥?果汁?可乐?这儿有刚沏好的茶……咳,你又不爱喝茶,等着我给你拿个可乐。”

马龙穿得跟电视广告里的商务精英一模一样,头发梳得油光水滑,坐在沙发上,毫无自觉地抠着手指尖的倒刺。
张继科从冰箱里拿出可乐回来,正看到他把指头放在嘴里啃,不由笑出声:“多大了都……你先歇歇,过会儿咱俩得去超市,囤点儿年货,我不知道你这就来了,家里啥也没预备。”
“继科儿,不用了,”马龙低着头,把那罐可乐攥在手里,迟迟没有打开,“我明天就走,回鞍山。”
张继科停住脚步,缓缓坐在马龙对面的单人位沙发里。他想看看马龙的眼睛,好借此判断对方是不是在开一个拙劣的玩笑。
可马龙不肯抬头,只是轻轻摩挲着冰冷的可乐罐,用平静的声音说:“咱俩分开吧。”

“为啥?!”马龙的话音未落,张继科就低声吼了出来,急切愤怒得,像个无辜被罚站的孩子,“你跟路小雨睡了?男人都有需求,偶尔糊涂犯个小错,我能理解呀!”
“继科儿,跟她无关……”马龙把可乐放在茶几上,继续下意识地抠着手,“我累了,不想继续了。”
对面的张继科沉默不语,马龙抠手抠得越来越用力,脖颈仿佛有千钧之重,动一下便要压断身躯似的。
“你得绝症了?”半晌之后,张继科突然开口问道。
“昂?”马龙抬起头,与他通红的眼睛径直相对。
“你是不是得了啥绝症,怕拖累我,所以才闹这一出儿?电视上都这么演。”
“我身体挺好的,”马龙无奈地摇摇头,“继科儿,我真的就是……累了。”
“累了你就休息,凭啥跟我分手?!是我让你累的?!”
“是。”
张继科深吸了一口气,手痒痒地想揍人,“你他妈把话说明白!”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语气有多么的凌厉,表情有多么的狰狞……可马龙全看在眼里,不由自主伸出手,习惯性地想摸摸他的脑袋,伸到一半,又尴尬地缩了回去。

马龙无声地叹了口气,“那年从里约回来,去港澳搞活动,你为啥不带行李?”
“啊?”
“你啥都不带,穿我的,用我的……我像个小跟班儿似的忙前忙后伺候你。”
“马龙!你他妈真有病!都多少年前的事儿了?因为我不带行李你就跟我分手?当时你咋连个屁都不放,成天笑嘻嘻的?!”
马龙对他粗鲁的责骂置若罔闻,自顾自往下说,“还有那次去卡塔尔比赛,我让你好好穿衣服别乱吃东西,你为啥不听?后来发高烧病得要死了。”
张继科气得直哆嗦,把牙齿咬得咯咯作响,他实在想不明白,这么多年都好端端地过去了,为什么马龙现在突然发神经,像个娘们似的翻旧账?他真的没得绝症吗?
“还有去年夏天,咱俩说了一起回鞍山,给我三姨过六十大寿,你答应得好好的,结果又……”
“当时你自己说的我要是实在不愿意就不用去!”
“继科儿,我从来不想勉强你干任何事……”马龙自嘲地苦笑着,“可我现在不年轻了,我也会累,我不想再哄小孩儿了。”

哪来的小孩儿?!张继科睁着通红的眼睛,直勾勾盯住马龙。
“本来我打算过一阵再和你谈,没想到小雨她……算了,早说晚说,都那么回事儿。”
张继科呼哧呼哧喘着粗气,马龙听着他的呼吸声,做好了心理准备。
无论挨打还是挨骂,他都心甘情愿受着。他太了解张继科的脾气了,必须得全部发泄出来,这事儿才能过去——打他也好骂他也罢,就是,千万别憋在心里。
“不分行吗?”张继科动了动嘴唇,轻微得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被空调的冷风一吹,就飘飘悠悠消散了。
“昂?”马龙一怔,对方几近乞求的语气,让他觉得自己听错了,“你说啥?”

“没啥,”张继科清了清嗓子,“你带球拍了吗?咱俩打一局。”这并不是个问句。
“继科儿,我很累。”
“打一局!”
“别这么幼稚行吗?”
“打一局!”
“继科儿!”
“打一局!”
他们望着彼此的眼睛,在目光中进行着激烈的厮杀……最终,马龙败下阵来。
他从沙发上起身,步履沉重地走到门厅,打开放在那里的自己的提包,从里面取出那副陪伴他退役的红双喜球拍。
“上楼吧。”马龙说,率先向三楼走去。

……

这栋别墅的卧室在二层,张继科把三楼全部打通,改成了游戏运动室,摆放着一张台球桌,和一张乒乓球台。
他经常自己打台球玩儿,乒乓球拍倒很少摸——没有对手的乒乓球,哪还能叫乒乓球呢?
张继科拿起摆在球台上的球拍包,吹了吹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打开拉链,取出里面的蝴蝶球拍,“还记得咱俩那次比赛吗,具体啥时候我忘了,好像是十五六岁吧……那次我赢了你,然后,你答应跟我处对象。”
“是2004年6月1日,你说儿童节礼物,就是送给我一个男朋友。”
张继科“嘿嘿”笑出声,“那时候你还不到十六,胖乎乎的小肥龙……那场比赛我3:1赢的,每局小分是……”

“我是故意的。”
“啊?”
“那次我是故意输给你的。”
张继科皱着眉,撅起他小小的嘴巴,苦苦思索着这里面的逻辑关系。但他很快就放弃了麻烦的思索,晃晃脑袋,把想不明白的问题甩到九霄云外,“龙,我都好多年没赢过你了……现在我要是赢了,你接着当我对象,行吗?”
马龙咬了咬嘴唇,“你赢不了。”他又想抠手指尖的倒刺了。
张继科没再回话,右手紧握球拍,微微眯起眼睛,死死盯着马龙手中的那颗白色的小球。

打到第三局,张继科叫了个暂停,脱掉潮乎乎的卫衣,只穿里面已经湿透的T恤。此时,马龙大比分2:0领先,这一局的小比分也到了10:6。
“还打吗?”马龙问,呼吸有些急促。
“少他妈废话!”张继科呵斥道。
马龙带着3:0的大比分进入第四局,打到7:5的时候,看了看张继科的脸色,也叫了个暂停。
“继科儿,别打了,昂?”
张继科不回话,仰起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光了整瓶水,却在最后一口呛到了,弯着腰撕心裂肺地咳了好久。
等他再抬起头,脸上湿漉漉的一片,瓮声瓮气地说:“不打了,我认输。”
马龙脑袋一空,扔下球拍便朝他走过去,“继科儿,你咋,咋还哭了呢?别哭昂……”
“我没哭!”张继科低声反驳,一串滚烫的液体从眼睛里不由自主地滑落,冲掉了面颊上正在冷却的水渍。

“继科儿,”马龙先把手在衣服上蹭干净,然后才小心翼翼地伸出去擦掉张继科的眼泪,“咱俩还是兄弟,我不会不管你昂……”
“管你妈逼!”张继科完全不领情,一把推开他,但是没太用力,“互相操了二十年,现在你跟我说做兄弟?!滚蛋吧你!”
马龙犹豫了一下,“返程机票是明天的。”
张继科抓起放在一旁的卫衣,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今晚你还想住这儿?!”
“昂……要不你送我到市区也行……昂……这么晚了不太好叫车……”
“马龙!操你大爷!”
“昂……”
“今晚你睡沙发!”
“昂?行。”
这栋别墅虽然有三层,床却只有一张。既然都分手了,睡沙发也合情合理……马龙提心吊胆地跟在张继科身后往楼下走去。

……

张继科洗完澡出来,只见马龙端端正正坐在沙发上。
两人的目光一碰,马龙露出个温和的笑容,下意识地喊着他的名字,“继科儿……”
“别叫我!”
“昂?好吧。”
张继科从二楼卧室的壁柜里翻出来备用的枕头和被子,抱着搬运到客厅,使劲儿丢在马龙身上,“自便吧。”
在马龙回答之前,他的肚子先行“咕噜”叫了一声。
张继科停住脚,居高临下瞅着他。
马龙的脸红了,不好意思地解释说自己从早上起就没正经吃饭,只在飞机上吞了个小蛋糕。
张继科骂骂咧咧走去厨房翻冰箱,冷冻层里储备不少,可他基本都不会做;保鲜层里约等于空无一物——邓姐每天都带刚买的新鲜蔬菜过来——只有颗被切了一半的包菜。

“继科儿,你不用管我。”马龙见他开冰箱,赶忙大声说。
“闭嘴!等着!”
张继科倒上半大勺的油,把切得稀碎的包菜扔进去,咬牙切齿地翻炒着。他原打算不放盐,转念一想,又改了主意,狠狠撒进去三把。颠勺的时候,也没掌握好力度,菜洒出去足有一半。
素有洁癖的张继科对此视若无睹,盛菜出锅装盘,往餐桌上用力一放,转身上楼回了卧室。

与交往二十年的男朋友分手后的第一个夜晚,张继科压根儿就没有失眠,反而无梦酣睡到天光大亮。
敢情,电视里演的,一分手就痛不欲生辗转反侧,都是骗人的!
都十点多了,邓姐怎么不叫我?张继科懊恼地抓着头发。
噢,对了,他想起来,今天是除夕,邓姐不来了,给她放假了。
张继科慢吞吞地起床穿衣,走去卫生间刷牙洗脸,纠结着还要不要出门慢跑。
突然之间,他觉得一切都没意思透了!
他根本就只想窝在沙发里狂吃垃圾食品,没日没夜玩手机游戏追八点档剧……慢跑呀,瑜伽呀,养生呀,调理呀,统统都没意思透了!
违背本性做这些娘们唧唧的事,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张继科走下楼,马龙不知何时已经离开了。
厨房和餐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沙发上的被子也折成整齐的一叠。
他茫然地坐下,抱紧被子,把鼻子埋在里面做了个深呼吸……闻不到马龙的味道了。

【TBC】

祝龙龙的龙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34)

  1. 远方风笛欲望号街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