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无差】天空为什么是蓝色的(上)TBC

欲望号街车:


与真人真事完全无关

**********

张继科沿着海岸线向前跑着,节奏不快不慢。
太阳越升越高,映照着海水,波光粼粼有些刺眼。
他已经跑了两公里多,再坚持几百米,凑够三公里,就可以停下了。然后,再沿着海岸线晃晃悠悠顺原路往回走,抵达属于他的那栋三层小别墅,刚好是午饭时间。
这天是周三,下午没有瑜伽课,所以在午饭过后,他可以睡上一大觉。等晚上醒来,他的那些一起玩游戏的兄弟们也该陆续收工了,大家从天南海北上线,组队打手游……有的在上海,有的在横店,而张继科,在三亚。
如果游戏战况不太激烈,他或许能抽出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和远在北京的马龙视频一会儿。
有几次,张继科一个手机视频聊天,另一个手机打着游戏,十几分钟的时间一直是马龙在说话,等他回过神抬起眼睛,那边早就不知下线多久了……与其这样让马龙生气,倒不如干脆不要视频好了。

张继科请的家政阿姨姓邓,他的嘴巴很甜,一口一个“邓姐”把人家哄得开心,加上薪水丰厚,所以家政阿姨也不介意来这个相对而言稍微偏僻的高档别墅小区。
邓姐每天上午都来,打扫房间倒在其次,主要是给张继科做午饭。她的老家在山东,厨艺一级棒,合张继科的胃口——虽然年纪大些,手脚慢些,也无伤大雅。
今天中午的主菜应该是葱烧鱼。张继科看看时间,加快了一点脚步,生怕回去晚了,赶不上鱼刚出锅,口感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别忘了,他提醒自己,今天已经是腊月二十六,要给邓姐新年红包了,然后再告诉她,过了正月十五再回来上班。
每年的情人节加上他的生日,前后一个星期的时间,无论工作多忙,马龙都会赶过来陪他一起。这一年又正逢春节假期,张继科想让马龙过了元宵节再回北京。
他三十六岁了,本命年的生日,要马龙多留几天作为礼物,总不会被拒绝吧?

……

张继科和马龙是在2018年初一起退役的。
退役后,两个人都没留在队里做教练。他们共同出资成立了一家体育文化公司,原本只当打发时间解闷用,没想到业内业外的朋友都捧场,群众基础又好,没用一年的时间,公司倒风生水起越做越大了。
马龙第一次发现,原来除了打乒乓球,自己还有如此擅长的事情,每天兴致勃勃张罗公司业务,一门心思做大做强,忙得不亦乐乎。
张继科乐得把一切交给马龙打点,还自觉特别爷们地扔出一句:“钱不够了再来找我。”然后,潇潇洒洒做起了甩手掌柜。
在北京的时候,张继科的主业是吃喝玩乐,偶尔参与一些乒乓球推广活动,更偶尔上一下电视节目,大多数是解说比赛——综艺节目基本不接了,他又不缺钱花。

张继科这样,马龙倒并不反对。
老张头儿——也就是张继科他爸,张传铭老先生,来北京公干住在家里,看不惯儿子游手好闲,很严肃地痛骂过他一次,“我都快七十了,还教娃娃们打球,带他们参加比赛,你年纪轻轻的,咋能这么没出息!”
当时在场的马龙,同样很严肃地说:“叔,以前继科儿过得太苦了,今后他想咋玩儿就咋玩儿,有啥不行的,昂?!”
老张头儿气得一怔,“你咋还帮着他说话!国家培养他这么多年,他得为社会做贡献!”
“该做啥贡献,他那份儿,我做!”马龙一点不服软。
张继科在一旁不出声,洋洋得意地笑着。
老张头儿原以为马龙是个懂事的,没想竟然到这么是非不分,助纣为虐……一气之下,再也不来探亲了,眼不见心不烦。
张继科每次回青岛,在家住三天,光是挨骂就得挨上72小时。“你瞅瞅你,把马龙都带坏了!”成了老张头儿的口头禅。

但是,认真算起来,张继科在北京吃喝玩乐的时间也并不是那么长……
过了三十岁,他浑身上下的旧伤越来越扛不住北京的冬天,就在三亚买了一栋位置比较偏僻的海景别墅,提前几十年加入了“候鸟老人”的大军。
一开始,他只是在最冷的时候去住上一个月,然后,年复一年,住的时间逐渐增加……如今,倒有大半年住在三亚了。
马龙每个月会飞来二到四次不等,有时候,只住一个晚上,便又匆匆飞走了。可无论多忙,他都坚持着每个月过来。
反而是张继科,上一年马龙过生日,说好了他回北京,却睡过头没赶上飞机,又懒得改签,索性取消了行程。
当天晚上,他没打游戏,心无旁骛地和马龙视频聊天,唱了好几首歌,充做赔罪。
马龙没表示不满,张继科也就没当成什么严重的事。

……

太阳升到了头顶,穿着一身长衣长裤,张继科出了层薄汗。在三亚住的这几年,他坚持每天慢跑,每周两次上瑜伽课,把身体调养得不错,再也不会稍一运动就大汗淋漓像从水里捞出来似的了。
他想,等马龙“开公司”的游戏玩够了,他的身体也该彻底没问题了。
到时候,两个人就去环游世界,去埃及喂骆驼,去土耳其乘气球,去法国喝咖啡,去西班牙看足球……一切普通的情侣会尝试的不会尝试的“冒险”,他都要和马龙一起去挑战。
他们还这么年轻,日子长着呢。

正在神游天外畅想,揣在裤子口袋里的手机响了,张继科吓了一跳,赶忙接起来。
是邓姐,告诉他家里来了访客,“挺漂亮的小姑娘”。
不会是球迷吧?张继科皱起眉头。
搬到这里的最初两年,确实有球迷循着蛛丝马迹找上门来。都是年纪不大的女孩子,来了也不干什么,就是要个合影,求个签名,再送他一大堆精心包装的礼物和零食。
仅是如此,张继科其实是不在意的,但他住的地方着实偏僻,生怕女孩子来往不安全,便亲自发微博说了几次,渐渐地,也就没人不请自来了。
这个“挺漂亮的小姑娘”,会是谁呢?

张继科回家走进客厅,“挺漂亮的小姑娘”从沙发上站起身,堆着笑说了声“张哥”。
“小姑娘”他认识,其实不那么小,也有三十出头了,只不过是在年过半百的邓姐看来年轻而已。
“小路?你怎么来了?”张继科心里一紧,“马龙没什么事吧?”
这是马龙的助理,路小雨。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原本在银行工作,后来跳槽,进入公司两年,深受马龙的信任。
“马总挺好的,”路小雨在他的示意下重新坐在沙发上,“我到海口出差,顺路来看看您。”
从海口来三亚,也没有那么顺路吧?
不知怎么回事,张继科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太痛快的别扭感。
他和路小雨,彻底,完全,根本,就不熟。
虽然马龙经常提起这个人,但是算起来,张继科只见过她两三次,点头打招呼的交情。

“喝茶。”张继科说,心里惦记着餐厅桌上正在慢慢冷却的葱烧鱼,却坚决不打算邀请路小雨共进午餐。
路小雨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拐弯抹角,不闪烁其辞,直截了当地说:“张哥,我和马总在一起了。”特别大方,特别利落,真当得起马龙曾经对她的称赞。
张继科呆了足有一分钟之久,才把含在嘴里的那口茶咽下去,“马龙让你告诉我的?”
“马总不知道我来。”路小雨笑了,她皮肤白眼睛大,微微笑着的模样格外甜美。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的?”张继科语速很快,语气也不大好。
路小雨毫不介意他的态度,仍然温和而恭敬地回答:“是真是假,下周马总来您这儿,不就水落石出了吗?张哥,虽然咱们接触不多,但我一直挺喜欢您的,知道您特别不容易……我觉得,应该先通知您一下。”
张继科忍不住轻轻地嗤笑一声,说不好是笑路小雨,还是笑自己。
路小雨也陪着他咧了咧嘴,“张哥,撒谎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如果不是马总告诉我,我怎么会知道他和您的关系呢?毕竟,认识你们十几二十几年的教练队友,都当你们‘只是’兄弟吧?”

厨房里传来邓姐收拾盘碗的叮当声,她有没有在偷偷听着自己和路小雨的对话?
张继科握紧了手中的茶杯,完全没感到烫手,“那我还得谢谢你?”
“别客气,”路小雨紧紧盯着他,“张哥,今后我会照顾好马总的,您放心。”
张继科点点头。
两人沉默地对坐了半晌,路小雨喝干了杯中的茶,张继科也没有再给她斟上的意思。
终于,路小雨缓缓起身,轻咳一声,“那,张哥,我就告辞了?”
张继科没动地方,挑起眼皮,面无表情地瞅了她一眼,“不送了。”
直到路小雨走到门口穿鞋,张继科才稍微提高声音说:“小路?”
“哎?张哥您说。”
“回北京告诉马龙,让他下礼拜过来的时候,带着球拍……我想跟他打球了。”

【TBC】

这么个一言难尽的文,就算是……🐲的生贺?

记得给🐯的生贺写得也挺诡异……😂

评论

热度(129)

  1. 远方风笛欲望号街车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