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 我最好朋友的婚礼

Mr.Cedar:



短篇/一发完/现实向


纯属虚构/勿上升真人




------------------------------------------------------------




这天张继科一大早就起床了。


他用冷水扑了几把脸,揉了好久的眼睛让自己显得没那么困,然后对着镜子把胡渣理了个遍,将头发一丝不苟地梳好,最后套上西装打上领结,还在袖口别了枚亮闪闪的袖扣。


他在洗手间折腾了大半天,惹得张母从厨房探出头看他在做什么。


“你今天打扮成这样干啥?赶着去结婚啊?”


“去参加别人婚礼。”


“谁的婚礼啊?”


“马龙。”他低下头说,想了想又加了句,“我最好朋友。”


声音闷闷的,心里也闷闷的。




马龙站在酒店门口,西装穿得笔挺。他本就长得小,平日里又老是一副笑呵呵的小孩样子,将近三十岁的人却像个少年套着不符合他年纪的衣服,严肃得有些好笑。有位来宾拍着他的肩膀说恭喜,他把头一侧刚想说谢谢,就看到张继科从一片树荫里向他走来。


光影相错,恍然间他忽然想起03年他和张继科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张继科长得特白,完全不像现在,黑得跟非洲人似的。眼睛虽然也有点睁不开,但没现在这么耷拉。十五岁的张继科长得好看,眉清目秀唇红齿白,脸上带着稚气,眼底藏着傲气,像条不服输的小奶狼。


后来他被大家叫成了藏獒,但小奶狼这个印象却在马龙记忆里停留了好多年。


他一开始并不很待见张继科,讲话特冲,一点儿不谦虚。输了比赛将拍子往台上一摔就扬长而去,晚上还要“砰砰砰”来敲别人的门继续赛,自尊心强得要命。可后来与对方熟了,他便觉得他像是风雨里长大的一株野蔓,让人心疼,更让人佩服。




“继科儿啊——”马龙这样朝他喊。马龙永远这么喊他,继科儿继科儿,在队里他变着花样叫马龙,“龙”“龙龙”,心情特别好的时候喊“龙崽”,后来马龙成了队长就跟着大家打趣般的叫“龙队”。可这么多年这声喊一直没变,奶声奶气,儿化韵卷卷的,带着上扬的尾音,听得张继科竟怔住了。


给马龙的新婚贺礼他想了很久,要么嫌太贵重,要么嫌太随便。他想自己给马龙挑礼物,可是看到那些喜气洋洋的东西,心里还是会憋得难过。他干脆将贺礼的任务交给一位女性好友——礼物挺普通,一整套定制的瓷器,特意配了成对的预示着“百年好合”的碗。


普通得就像个普通朋友该送的东西。


张继科觉得换作几年前的自己,一定当众把那两个碗砸了来解气。可是时间不得不磨掉他的棱角,收敛他的锋芒,藏住他所有不该出现的情绪。于是张继科不动声色地把礼物往旁边人手里一放,“一点小心意,别嫌弃。”




马龙又怎么会嫌弃呢。


他十八岁那年在队里生日,张继科忽然在走廊上叫住他,满不在乎地往他手里塞了个拍子。他眨了眨眼,看了眼张继科又看了眼拍,待看到牌子和型号的时候吓了一跳。


“这也太贵重了吧,我不能收。”他把拍子往张继科怀里塞。


“有啥贵不贵的。我爸之前给我寄的,我用着不顺手,与其浪费不如给你当生日礼物了。”张继科将拍子推回马龙手里,“你那块拍子用了这么久,都快烂了。以后就用这个吧。”他说完话就快步离开。不知是不是马龙的错觉,他总觉得张继科的耳垂有点泛红。


马龙心里像有瓶碳酸汽水被拧开了盖,一个个小气泡甜滋滋地往外涌。他紧紧抱着拍子,站在原地看张继科的背影远去,不照镜子都能知道,自己一定笑得特傻气。


他一直没舍得用那块拍,而是将自己的旧拍子修修补补凑合着用,实在凑合不了才换了块跟原先一模一样的。张继科在那之后的有段时间常盯着他的拍子看,也提醒过他几次让他换拍,可他就是不情愿。他将它装在袋子里,安安稳稳地放在储物柜深处。后来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拿出来,摸一摸看一看,不知不觉嘴角就渐渐翘起,心里一片晴朗。




马龙在一四年左右认识了他的妻子,说起来有点好笑,堂堂一个世界冠军,在婚姻这件事上居然也是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他父母天天念叨着他该成家了,最后给他找来了这个姑娘。


姑娘是独生子女,有钱人家从小蜜罐里养大的。个子不高,很瘦,长得清秀文静,话不多但挺能干,烧得一手好菜,对马龙更是温柔到了极点。马龙父母都很喜欢她,于是他就答应试试看。这一试就试到了结婚。


姑娘来队里找过他一次,那时马龙和张继科在球场练球,张继科正打到兴头上。姑娘穿着条天蓝的连衣裙,一言不发站在他们身后。后来马龙去找姑娘讲话,张继科就去跟周雨练球了,老失误,神情有点落寞。


婚讯是最后一个告诉张继科的,之前他一直想着慢慢来慢慢说,一拖再拖。写最后一张请柬的时候姑娘趴在他手边,他写一个字不满意,就将请柬揉成一团重新来过。他手抖得要命,迟迟不能落笔,姑娘便一把夺过请帖,瞬间请柬上落下漂亮的小楷,“张继科”。


今天的姑娘穿着白色的婚纱,好看得像是天上降落的人,周遭都带着光。姑娘白,马龙也白,站在台上又被聚光灯一打更白得发亮,张继科却站在台下的阴影里,看台上那队璧人交换戒指然后彼此亲吻,他没有像周围人那样起哄个不停,只是静静地微笑着鼓掌。




致辞的事是马龙早跟他说好的,毕竟他们是彼此最好的朋友。他一开始还耍耍小孩子脾性不想答应,看到马龙的眼神后他忽然觉得,以后马龙就属于别人了,他既然再也不能全心全意地参与他的人生,就为他在这人生最重要的场合做件事吧。


马龙的师父秦志戬在他之前发言,直把马龙夸得低着头不好意思地笑。轮到张继科,他从口袋里摸出那张一折四的贺词,边走边向台上的人点头。


“恭喜你们结为夫妻。”他将那张纸摊平,读出了他写的第一句话。那明明只有简单的八个字,在写贺词的时候却足足磨蹭了半个小时。


“马龙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说,“好到什么地步呢?穿过同一条衣服,睡过同一张床,拥有相似的理想,一起成长了十多年,彼此看着对方从一个愣小子长成现在这样子。好到他跟我说他要结婚了,我居然有点难过。


我刚认识马龙的时候,觉得这人挺傻的。见谁都笑,被人欺负了也笑,顶着张老好人的脸。做事情很谨慎,什么情绪都往肚子里咽,面子上一点都不表现出来,所以我就老觉得他像个别扭的姑娘。”


十五六岁的张继科天不怕地不怕,还好为人师。最喜欢干的事就是坐在球台上,边晃着两条腿边挑别人毛病,不巧那天他就盯上了马龙。他横看竖看就是看马龙的一个抽球动作不顺眼,于是蹭的一下跳下球台就往他那儿跑。跑到马龙背后,他一把就攥紧了对方的右手,身体贴着身体,在马龙耳朵后面念叨,“不是这样的。”他握着马龙的手带他挥拍,一下又一下。张继科比他高了半个头,力气又大,马龙一开始有些扭捏和抗拒,挥了两下后就服帖了。张继科的鼻尖因为蹭着马龙后脑勺的头发而发痒,他莫名其妙感觉有点心虚,手心薄薄的出了层汗,于是他放开马龙的手,倒退几步,“你自己试试看。”


马龙照着他挥拍的样子抽了个球,在球台上砸出了一声脆响。他转过头朝张继科笑,眼睛笑成了一条缝,“谢谢你啊”,他说。




“我与马龙本不该成为这么好的朋友的,大家都知道,我们俩的个性完全就是天壤之别。可是朋友间的缘分就是这样,他老让着我,后来看彼此都顺眼,再后来就成了交心的好友。


马龙人特别好。队里出去比赛,我有时候丢三落四,他就把我可能会忘的东西拿个小本子记下来,亲自帮我带着。我晚上睡觉晚,半夜饿了就在房里走来走去找东西吃,马龙睡着了被我吵醒,大冬天的都从床上爬下来给我煮面吃。虽然是泡面。”


他揉揉鼻子,继续念道,“马龙很会照顾人,我那时常想,谁以后若能嫁给他,那真是攒了八辈子的福气。”


张继科打小腰不好,练多了球腰就几乎是全麻的,为此队里特意给他配了个队医,在他腰疼的时候给他做理疗。十七岁时候有场比赛他打狠了,在场上硬生生地扭了腰,路都走不动,被队医拿担架抬到了休息室。


队医给他深一下浅一下地按摩,他就捧着本漫画趴着看。一开始疼得要命,他咬着牙不让自己叫出声。后来就好了很多,腰舒服了,他也昏昏沉沉打起了瞌睡。


一觉还没睡醒,他感觉腰上没了按摩的力道。他眯着眼睛扯着嗓子大喊了声,“人呢?继续按啊!”一会儿后他听到悉悉索索的脚步声靠近,腰上重新传来了力道。


“不是这里啊!”他不满地抱怨。右手伸过去捏着对方的手移到正确的位置,“是这里。”


可他还是感觉不对劲,握住了对方的手,“你这力道不对啊,怎么回事——”他翻了个身睁开眼去瞅对方——马龙被他捏着手,一张脸红得跟猴子屁股似的。


“你怎么在这里?”他吓一跳。


“我刚刚来看你好点了没,队医说你睡着了,她不想把你吵醒,准备过会儿再来给你按摩。没想到你又醒了,我就……”


“嗯。”他闷哼一声继续趴下,“那继续吧。”


马龙低低地应了声,继续不轻不重地揉他的腰。越揉他越不舒服,马龙手碰过的地方一片灼烧。张继科心里演了出戏,最后他将脸埋进枕头里,“算了算了,你也不会,别弄了。”




“马龙以前一本正经跟我讲过,说他一辈子都不结婚。我当时还当真了,跟他说那我也不结婚了。结果他后来遇到了他的真命天女,翻脸不认账,当初随口说的这句话就作废了。”台下一片哄笑,却没有人看见,今天的新郎盯着台上的人,飞快地用手指抹去了眼角一点泪光。


“和你当朋友真是太好了。太多祝福的话显得太空洞,”


他说,“所以马龙,我只祝你幸福。”


再圆满不过。




新娘的花束从张继科头顶飞过,被身后的伴娘一把抢去,新娘捂着嘴朝他的方向笑。拍合影时他紧紧挨着马龙。马龙右手挽着新娘,左手揽过他的肩膀,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儿,手舞足蹈像个孩子一样,凑在他耳边说悄悄话。


“继科儿我跟你说,前两天我理东西的时候,找到了你以前送我的那副拍。我一直没舍得用——”


“你一次都没用过?”他愕然。


“对啊。我想过两天拿它去试试……”


“别用了,”张继科忽然打断他,“这么多年都旧了,也不好使了。”


“也是哦。”马龙笑道。他当然不会用,他只是想看看张继科是不是还记得。他就看看这副拍,也好最后再给自己留个念想。


张继科低下头去再不说话。


后来喝醉了的许昕挽着张继科的手臂嚷着要跟他合唱《你最珍贵》,一张油腻的脸直往他脸上蹭,乐得姚彦哈哈大笑。张继科一把拍掉许昕的脸,软磨硬泡下还是答应了。


许昕喝多了,唱歌就是图个热闹,扯着脖子调跑到了西伯利亚。张继科唱着这首只想唱给一个人的情歌,眼角的余光一直在瞟那个乐呵呵的、没心没肺的新郎。


可是未来的日子再也没有你了,所有的梦再也不会成真了。




08年奥运火炬传到队里。那时他们二十岁,马龙稀罕地摸完火炬刚要递给张继科,教练就说要给他俩拍照。本来好端端地一同握着火炬,不知是谁先将手指往对方的指缝里塞,后来十指紧紧相扣,手心像藏了个小太阳。指尖交叠着来自两个人的温度,刹那洒下满室的阳光。


那天夜里他和他和马龙坐在宿舍门口的水泥地上,肩膀挨着肩膀,月色如镜,明星荧荧。


“火炬真好看。”他忽然没头没脑地说。


“嗯。”马龙乖巧地点头。


二十岁的张继科咬了咬牙,“四年后我要拿奥运冠军!”他伸出小拇指晃了晃,“我发誓。”


马龙伸出手去勾了勾他的小拇指,“那我等你。”一双眼睛清亮得像落进了星星。




二零一二年张继科用445天成就了乒坛最具历史性的大满贯。


二零一六年里约奥运会决赛,马龙力克张继科取得金牌。


而现在张继科坐在马龙婚礼上,一杯接一杯被灌酒。他笑累了,一双桃花眼朦朦胧胧,最后再敬前尘往事一杯酒,觥筹交错间像回到了十八岁。


那时他攒了小半年的钱,赶在马龙生日前去店里挑了副特贵的进口拍子,特地嘱咐店员别帮他粘胶皮。他提着拍子和胶皮乐颠颠地回来,用黑色马克笔一脸神圣又庄严地在上面写了些什么,然后放下笔仔细地亲手刷胶水粘好了拍。他想着,等马龙什么时候将这拍子打到脱胶了,就能看到他写的话。


他也没写什么,不过就三个字,喜欢你。




                                                    -Fin-




*


文中继科没有回省队


妹子是杜撰的,不是现实那位


就酱ww



评论

热度(269)

  1. 🐳莉莉安娜的海远方风笛 转载了此文字
    最难过的不是一别两散永不相见,大概一壶烧酒敬前尘往事,回忆历历在目,感情深藏心底,我与你一如既往又再...
  2. kkkkkkb0821Narrateu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