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许你一世浪漫 05

唯求无愧我心:

最近格外高产啊。。。希望不要再有敏感词,谢谢/微笑


 


前文:01  02  03  04


——————————正文——————————


许昕事情很快就办完了,当天晚上的飞机就要回去。马龙送他到机场,又请他吃了顿饭。吃饭的时候张继科又来电话,跟马龙说物业费要交一下。


 


马龙嘴里嚼着东西,含糊着说知道了。电话还没挂,许昕在一边无不八卦地问:谁啊?


 


马龙抬头看了他一眼,忽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定义他和张继科之间的关系。说是表兄弟吧又没血缘关系,说是房东吧又没租赁关系,最后说:朋友。


 


张继科在那边听到了,原本要挂了电话忽然又问:“你跟谁在一块儿?”


 


马龙理所当然地说:“我师弟啊。他今天晚上的飞机,我送他到机场。”


 


张继科“嗯”了一声,又说:“注意安全,好好吃饭。”


 


马龙应了挂了电话,许昕扯着嘴角继续八卦他师兄:“师兄,你这什么情况啊?事无巨细都要汇报?”


 


马龙这才反应过来他跟张继科说那么多干什么,心里这么想嘴上当然不能这么说,抬手用筷子头虚点了一下许昕的头:“吃你的饭。”


 


不过两分钟,手机来了两条信息,是张继科发的,一条是个定位,是他们部//队的位置,一条是很复杂的文字,告诉他公交地铁怎么走能到。最后说了一句:下了公交或者地铁说一声,我在车站接你。


 


 


马龙粗略地看了一眼,勾起一边嘴角,无不嫌弃地摁灭了屏幕。


 


 


马龙当然不会晚上过去,第二天也是懒懒散散睡到快十点才起。等公交倒地铁出站见到张继科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十二点。


 


“早上睡到几点?”张继科见面就问。


 


马龙回答得理直气壮:“十点。”


 


张继科瞥他一眼:“作息不规律。”


 


马龙瞥回去:“要不咱俩换换?”


 


 


张继科直接把人领到了训练操场,让马龙在搭棚里坐着。太阳烤的很,马龙微眯着眼睛看着训练场,一排排士//兵从眼前走过去。张继科指挥他们喊番号,口号声震得马龙浑身热血倒涌,脊梁骨发烫。


 


张继科工作的时候还是很认真的,除了时不时往马龙这边瞟一眼之外。他尤其喜欢在喝水的时候瞟马龙,看他无聊地玩手机,看他微眯着眼睛看他训练的兵,看他在折叠椅上昏昏欲睡,看他细白的脖颈仿佛能透过阳光。


 


 


一下午的时间过得特别快,这天尤其快。


 


 


快到晚饭的时候,张继科提前结束了训练,跑过来找马龙。马龙说:“你教我打//枪吧。”


 


“打//枪?”张继科一口水没咽下去差点噎住,“你怎么忽然感兴趣这个?”


 


马龙笑:“好玩啊。”


 


张继科点头:“好啊,我们隔壁就是对外开放的靶//场,吃完饭带你去。”


 


想起来什么又问:“单位介绍信开了吗?不开不能打军//用//枪的。”


 


马龙笑了下,从包里拿出张纸来在他眼前晃了晃。


 


 


夏天天黑得晚,他们吃饭又早,去靶//场的时候天光还大亮。张继科亮了军//官证也就可以进去了,不过马龙就没那么容易,身份证单位介绍信一大堆证件手续,张继科在旁边等得有点着急,调侃着问:“这凭我名字还进不去啊?”


 


工作人员一本正经地回答:“你可以进,这位先生不行。”


 


张继科不死心:“他是我朋友啊。”


 


“朋友也不行。”


 


“那,”张继科问,“家属行吗?”


 


工作人员憋不住笑,说:“张营长,靶//场的规矩你不知道吗?”


 


张继科吐吐舌头:“我又不会来民用靶//场。”


 


 


因为张继科在,靶//场里的教练通通退后。张继科的枪//法在部队是出了名的,不仅每次射击比赛都是第一,年年过年打酒瓶子当礼花弹的也是他。


 


张继科教的很有章法,先教马龙认枪。每种枪//械特点他记得一清二楚,但是马龙一下子理解不了,听他说一会就晕了,直着眼睛看张继科想玩儿枪的男人真帅。张继科也看出来他没听进去,递给他一把九五说:“没关系,记不得以后慢慢记,我可以慢慢给你讲。”


 


九五不算沉,马龙拖着也还轻松。张继科手把手教他怎么持枪,怎么开保险,怎么拉枪//栓上//膛,怎么瞄准,怎么扣扳//机。马龙尝试着瞄准的时候,张继科就在一边纠正他的动作。


 


“枪顶住肩窝,”张继科说,“不顶住的话后坐力会导致打不准。”


 


马龙把枪往上抬了抬,用肩窝抵住,忽然觉得腰上一热,张继科的低音炮在耳边炸响:“腰部放松,不要那么紧张。”


 


马龙照他说的做,张继科扶着他的腰,在他身后看着,说:“好了,瞄准好了就可以扣扳//机了。”


 


握手术刀的手还是稳的,但是马龙着实被九五的后坐力吓了一跳。第一枪成绩不太好,只打了七环,马龙有点懊恼,说:“都是按你说的做的啊,怎么才七环呢?”


 


张继科说:“没事,再来一次。”


 


 


这次张继科用两只脚抵住马龙的脚,上身贴住他的后背,手臂沿着他托枪的胳膊伸开,左手握在他的左手上,右手食指勾着他的食指带着扳//机。


 


马龙都不用回头,就能感觉到张继科温热的气息就在他耳后。他也能知道这姿势相当于无缝贴合,他只能尽力善意地理解为一位尽职尽责的老师尽职尽责地教导。


 


但是张继科的气息太近,直接扑在他耳根。他感到耳朵在从下向上逐渐烧红,随之而来的是加快的心跳。


 


“想什么呢,”张继科声音里带着浅浅的笑,颇有诱惑意味地说,“好好瞄准。”


 


 


这枪相当于张继科替他打的,除了最后扣动扳//机的时候马龙的身体还是不由自主抖了一下。最后成绩是十环,离靶心不远。


 


张继科松开他,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给他鼓掌起哄:“马医生学得很快嘛。”


 


马龙被他说得又一阵脸红,想他还真会装淡定。至于马龙怎么知道他是装的,一名优秀的医生对于他人脉搏的体察还需要被质疑吗?


 


 


才七点多的时候张继科就催马龙回去,马龙不想自己公交倒地铁回去,说太麻烦,又瘪着嘴怪张继科:“这么一下午休息时间你非得把我叫过来,又让我自己回去,哪有这样的道理?”


 


张继科一想也是,挥手招来一个兵:“找辆车把马医生送回家去,今儿晚上熄灯后回来不算你违//纪。”


 


士兵朝他敬了个礼,转过身去分外耿直地问马龙:“请问马医生家地址在哪?”


 


“……”马龙犹豫了一下,最后在那个士兵的注视下无奈地指了指张继科,“他家。”


 


 


张继科把马龙送上车,还很绅士地替他关上车门。关车门之前俯下身来,压低了声音说:“你今晚会梦到我的。


——————————TBC——————————


快要到甜的部分啦~~

评论

热度(79)

  1. 远方风笛唯求无愧我心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