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那个人(下)

熬一熬看看:

他从熟识的学长那里打听到晚上的宴会地点,马教授和本校似乎颇有渊源,这次宴会的举办人是肖教授——肖战,除了他以外,老一辈的刘国梁教授、久不露面的秦志戬教授,还有风头正旺的陈玘院长都来了。这几位可是医学界响当当的人物,随便哪一位在宴会上都是焦点,竟然都为了一次区区的“接风宴”赶来了,可见背后肯定有什么故事。


收到请帖的人不多,许昕费尽心思才说服一位大四学长带他进去。


会场灯火辉煌,杂志上可见的社会名流和医学专家们觥筹交错,许昕差点看花了眼。他转了一圈没发现马教授的踪影,索性拿杯酒在角落里等着。


无聊中向外一瞥,却惊讶地在落地窗外发现了马教授的踪影。


他身边的人,是陈院长。


许昕近视程度比较深,因此看不到两人的表情,不过两人看起来关系不错,说了几句话之后陈院长拥抱了下马教授,接着两个人就进来了。


难道马教授昨天是在和幻想中的陈玘院长说话?许昕忍不住产生了这个念头。


不过两个人进来后就分手了,马教授先后又跟肖教授、刘教授,还有只在照片上见过的秦教授打过招呼。宴会到了中途,音乐节奏加快,显然到了跳舞的环节。陈院长跳上台充当了一回司仪,台下鼓了鼓掌。


许昕扭过头看到马教授站在角落里,只望着舞池不动。


不时有人加入跳舞的阵营,马教授身周的空气仿佛把他包围了,那片空间只有他一个人,孤独却安详。


不知过了多久,马教授脸上突然展开一个淡淡的笑容——起先是侧着脸,憋着笑,仿佛有人说了什么很有趣的笑话,接着笑容慢慢扩大,逐渐蔓延至整个白皙的脸上,明朗似鲜花绽放。


许昕呆住了。


肩膀猛地被人拍了一下,许昕一扭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方博站在了他身后。


方博的目光也落在远处马教授的身上,脸上表情却很复杂,好像带了丝淡淡的惆怅。


“你怎么来了?”许昕回过神来。这小子不是说不来的吗,中午看吓成那样子,还以为要几天才能恢复过来——


方博在他旁边坐下,叹了口气,又叹了口气。


“咋回事,有话说话。”许昕一看就知道方博憋着一堆心事。


“我白天,去查了查马教授的资料。”


“嗯,然后呢?”许昕有些惊异。不过方博的人脉比他广,恐怕真能查到什么也说不定。


“他全名马龙,也是咱们大学毕业的,算是学长,不,都能叫学叔了。十年前是秦教授的得意门生。”


许昕顿时明白这场宴会怎么来了这么多大人物了,如果是十年前的话,马教授跟陈院长多半是同学,还可能是好友,既然是秦教授的得意门生,在其他教授那里的印象肯定也不会差。


“不过他当年学的是商业贸易,和医学扯不上半点关系。说到学医,还是在他治好了抑郁症之后发生的事。”


“抑郁症?”许昕惊呼,回过神连忙捂住嘴,好在声音被宴会的音乐声盖住了。


方博看向他,点了点头,娓娓地道出了那段往事。


原来十年前马教授还是一个叫马龙的愣头青学生,品德端正,成绩优异,是各大导师心中的宝,学习态度之认真,就连以严厉出名的刘国梁也很少会为难他。马龙有个青梅竹马,叫张继科,据说天资聪颖,惊才绝艳。两人形影不离,在当时是出了名的“双子星”,期末成绩往往难分伯仲,从大一开始就是学校的风云人物。


张继科除了有才以外,还有钱,家里经营着本市排行前三的公司,毕了业就能直接进分公司当总裁,完全不用担心就业问题。


他最喜欢的,是给马龙作诗。


张继科作的诗往往浅显易懂,既不凹什么偏僻生字,也不刻意伤春悲秋,诗集中心含义就俩字:“真心。”


逐渐地,两人关系在其他人口中变了调——那个年纪少男少女都是成双成对的,但像他们俩这样几乎成天腻在一起的同性十分少见,为此刘国梁还特地找两人谈了一次话。之后这对“双子星”就收敛了不少,不过也只是表面上的变化。


四年大学之后,张继科和马龙都没有选择深造,一个当了公司总裁,另一个当了,他的经理。


大学的双子星渐渐暗淡,商界却有两颗星星冉冉升起。


然而好景不长,在张继科的公司步入正轨不久,有人绑架了马龙。赎金是三千万,差不多等于整个公司可流通的资金,很可能是熟人干的。张继科完全没有犹豫,就答应了绑匪的要求。不仅如此,他也听从绑匪的话,没有报警,而是单独去交赎金。


这次“交易”的结尾登报了:獒龙商贸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继科头部、腰部均受到重创,送入手术室不久,就停止了心跳。另一位当事人头部同样受创,经抢救目前已暂时脱离危险期,具体情况还有待进一步观察。警察已抓捕两名嫌疑犯,系该公司的两名员工,因不满经理年纪轻轻就坐在这个位置上,所以安排了这次绑架……


“就是这样。”方博耸了耸肩膀。


“张继科,死了?”听完了方博所说,许昕感到心里一阵一阵地抽痛,他几乎是下意识地把自己和方博代入了那个故事里。如果是方博……他不敢想象。


“死了。”方博少见地没有嬉皮笑脸,始终以凝重的语气讲完了这个故事。


或者说,这段往事。


“之后马教授就得了抑郁症,秦教授陪他到国外接受治疗,差不多过了三年马教授才从阴影里走出来,后来就开始接触临床医学。他的主攻方向是骨科和神经内科。”


张继科头部、腰部均受到重创……


宴会热闹的音乐声依旧,远处的马教授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许昕足足在这个故事里沉浸了半个学期,他甚至还找了这两人当年的照片来看,一个青葱傲气,另一个笑意盈盈。


临近期末,他去图书馆做最后的挣扎。


盛夏的校园蝉鸣阵阵,树木阴影带来令人舒爽的凉气,许昕边走边摸着肚子,吃得太饱,他有点困了,不知道是去图书馆好呢,还是干脆回寝室睡个午觉?


怔楞间,一个男生突然把他撞了个趔趄,许昕转了九十度的弯,正想破口大骂,却看到男生后背上一块绿色的玉佩随着他的奔跑而上下颤动。


“对不起!”男生转过头豪爽地道了个歉。


模样似曾相识。


End

评论

热度(74)

  1. 远方风笛熬一熬看看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