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风笛

(獒龙) 糖

sungZzang:



01
“你别老拧着用反手,他相对来说反手强一点,你老跟他拧反手干什么?”

“我就要跟他打反手!他老发我反手位,我为什么不行?”

“那你不能拉他正手?落点放中间他不就来不及侧了么?”

“马龙啊,打球是哇不能这么拧着来,你看今天,输了吧?如果你及时换战术,是不是能行?”


02

裤带里的钱攒了小半个月,跑到外面小店儿的时候张继科紧张得不得了,从口袋里摸出皱皱巴巴儿一叠零钱,仰着一张小脸期待地看着老板娘:“阿姨,它还在吗?”

老板娘摸摸他的脸,笑眯眯地:“在啊,专门留给你的!诺。”

嗬,真大,比自己的脸盘还大。张继科捏着棒棒糖的把儿,躲着门口的保安还有不时出来的教练,一路进了训练馆的后门,不意外地找到了坐在最底下一阶楼梯的马龙。

马龙抿着嘴,一脸不快。今天被教练不痛不痒说了几句,虽然当时脸上没什么不对,但是张继科一看就知道他在心底里又别扭了。

“诺!”

马龙兴致缺缺地看了一眼,看到他手上花花绿绿的物件儿后眼睛一亮。“哪儿来的?!”

“我妈给我寄了好多钱,我到外边儿给你买的,你吃啊!”

马龙的眼睛紧紧盯着比他脸还大的棒棒糖,笑得合不拢嘴,刚刚的不快一扫而过,此刻心里就只剩下这个甜丝丝的零食了。

白皙的手急不可耐地拆着透明的包装纸,等到漂亮的棒棒糖正式呈现在他眼前时,马龙兴奋地舔上去,果香味儿窜进口腔,舌尖上留下的甜让马龙打了个颤儿,笑眯眯地说了句谢谢继科儿。

张继科坐到他身边,胳膊抱着膝盖看马龙眯着眼睛一口一口舔着糖。“继科儿,你也吃啊!”马龙把糖伸到他面前晃了晃。张继科看着他看看盯住糖的眼神,笑着摇摇头:“我不吃,我刚刚吃过了,你吃吧。”

马龙撅着嘴:“你骗人!刚刚我们一直在训练,你哪儿来的时间吃棒棒糖?”说着气鼓鼓地用包装纸包住糖,咣咣在地上砸了两下。

糖碎成了好几块,马龙在里面捡了最大的一块举到张继科面前,张继科不再推脱,使劲儿咽了口口水,接过这一块用舌头嘬着。

糖被攥在手里的部分化了些,五颜六色的糖浆流到手上粘哒哒的,张继科没有心思去管,好像从来没有传说中的洁癖一般,只顾着和笑嘻嘻的马龙分享着甜美的时刻。




03

张继科坐在宿舍客厅的沙发上心不在焉地看着电视,马龙突然从卫生间出来,上面光秃秃的没穿衣服,下边儿只套了件大裤衩,白嫩的腿都漏在外边,怎么看怎么不顺眼。要说这大裤衩,恐怕比比赛的时候穿的运动裤还长些,可是在这个挤了好几个大老爷们儿的公寓里,马龙穿成这样就大剌剌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张继科怎么看都气不顺。

可是他没有胆子,也没立场,去要求马龙将全身都遮牢。

这些年来慢慢陷进去的只有他而已,张继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无力挽回,只能任由自己的目光一天天更加黏在他身上。

“继科儿,帮我擦头发吧,吹风机吹得我头疼。”

“哦。”

马龙乖巧地坐在他身边把脑袋凑过来,张继科侧了个身,拿着干毛巾仔细给他擦头发。目光所及渐渐漂移到了脖颈,此时马龙的后颈已经完全露在他的眼前。

后颈着力拉出的筋看起来脆弱又敏感,张继科痴痴地看了会儿,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手上,给他擦干净耳后遗留的水渍。

“嗨呀,别提了雨哥,我刚只吃了两碗饭吴指导就不让我吃了,我现在都饿死了,雨哥…………一起去嘛……”

“好好好,要是被刘指导逮住了我可不管你啊!”

大门“咣”一声被带上,马龙倏地抬起的脑袋又慢慢垂到张继科面前。张继科的手还撑着毛巾僵在胸前,周雨房门被打开的瞬间,马龙就猛地抬起脑袋,直直盯着他们,在他们忙着穿鞋出门的过程中没有分神看过来,张继科看到马龙松了口气。

为什么要松口气?张继科不敢想下去。

可不就是擦头发吗?周雨不也经常给小胖子擦头发么?张继科叹了口气,不想了,心有点疼。

马龙的手搭在他大腿上,细瘦骨节分明的手指铺开,粉嫩的指甲被修剪得整整齐齐,青茎薄薄的凸出在白皙的皮肤下方,他看一眼,下边儿几乎就起了反应。

马龙的手还搭在不远处,张继科慌了,不自觉地扭扭屁股,想让慢慢起立的下面安稳下来。
还好,短裤皱起的褶儿盖住了勃发的欲望,马龙好像也没发现,手换了个姿势撑在他大腿上平衡身体。

慌乱的张继科从茶几上的包里掏出了个棒棒糖,这时候的棒棒糖没有小时候那么大,可看起来也令人垂涎欲滴。马龙欢呼了一声接过棒棒糖拆了包装塞进嘴里,黏黏糊糊地谢他:“好甜啊继科儿……”

张继科揉揉马龙的脑袋,长出一口气:“好了。”马龙拔起脑袋,手随意捋了两把,笑眯眯地:“好舒服啊,谢谢继科儿!”说着嘬着淡黄色的棒棒糖慢悠悠回了自己的房间。

张继科笑成个老农民,目光转回电视的屏幕,随着马龙离开的背影慢慢塌下了嘴角的弧度。





04

队里盛传张继科交了女朋友,经常训练结束后就出门,不像以前一样回公寓,几个好奇心重的去问马龙,马龙笑着说不知道,几个小的嗷嗷叫,不得了了张继科竟然连龙队都瞒着!

于是一个第二天没训练的傍晚,回公寓洗过澡准备出门的张继科被堵在了房间里,以许昕为头的几个兄弟团团围在他身边,抹着下巴盯着他看。

张继科一头雾水,“干嘛?”

“你说干嘛?老实交代,是不是有女朋友了?一天天早出晚归的。”

张继科挠挠头,哪儿来的谣言,怎么就有女朋友了?看着站在人群最后倚着桌边的马龙,刚要反驳,许昕就摇了摇手指:“别想瞒我,以兄弟我这么多年的火眼金睛,一看就知道你小子心里的小九九,快,老实交代,哪儿的,做什么的,漂亮吗?”

马龙的电话刚好响了,他低头看了一眼,立马捏着手机走出张继科的房间,关门前接通电话温柔地喂了一声。

“唉,你这就不够意思了啊张继科儿,咱兄弟什么交情啊是不是,你看咱们龙队,交了女朋友立马跟咱说了,这周日还要一起吃饭呢。”

张继科的心一沉,嘴角扯出笑来:“真没有,有对象能不和你们说么?我这,真没有,别问了。唉,马龙有女朋友了,怎么没跟我说啊?我这还没恭喜他呢!”

许昕拍拍他的肩膀:“行,兄弟相信你。马龙女朋友啊,前两天他自己说的,说这个星期天咱大家有空,介绍个人和我们认识认识,这可不就是女朋友么,你看马龙那个人,平时有个什么事儿藏着掖着的,这次肯带着和我们一起吃饭,估计是认定了,咱得好好准备啊,不能让嫂子对咱印象不好。是吧老张?”

张继科置若罔闻地点点头,左手的食指用力抠着大拇指,指甲掐进了肉里都没意识到。

说着马龙又从门外钻进来,一副要继续听的架势,许昕摆摆手用胳膊掐着他的脖子:“这么多年不见你找女朋友,说,是不是有看上的了?”

有,好多好多年了。

张继科不敢说,他看上的人就在自己眼前,他看上的人一直以为两人是最好的兄弟,他看上的人有了女朋友。他没资格了,或许,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资格。

马龙兴趣盎然地看着,张继科笑了一下,拍拍许昕的肩膀,坐直身体开了口:“是有一个,好多年了,人一直看不上我,我也就没和你们说。”

几个惊讶的面面相觑,马龙的脸色刷得沉下来,本来白皙的脸变得苍白,他紧紧咬着嘴唇,死死地盯着张继科。

张继科不敢看他的眼睛,眼神飘忽地转来转去不知道看哪里,许昕他们一脸激动,刚要逼问张继科就抬起头示意,然后慢慢地开始说:“我也没觉着这是多大的事儿,也就一直没和你们说,我喜欢他得有好几年了吧,嗯……估计不止个位数吧,具体什么时候我忘了,大概也是不知不觉喜欢上的吧,他能力强,性格也好,长的也好看,皮肤特别白。他平时不爱生气,总是笑眯眯的,对谁都特别好,我们认识好多年了,我一直不敢跟他说,本来我就觉得我们不可能,他不会看上我的。”

许昕和繁振东几个来回换了个眼神,眼里闪着精明,这说的,可不就是女队内谁么!马龙使劲抠着背后的桌子,撑起精神回了句:“没想到你憋了这么久,真不够意思,连我都不说!继科儿,你为什么不试着和他说呢,说不定他会答应你呢”

张继科摇摇头,低沉地回了句不可能。





05

星期天一大早张继科就起了床,在镜子面前捯饬自己。抓了个帅气的发型,换了身黑白套装的运动服,带上了黑框眼镜,对着镜子练了半天的笑脸,才出了房间门。

客厅里乱哄哄的,不止张继科,大家都把自己捯饬得帅气逼人,马龙挠着脑袋无奈地笑,看在张继科的眼里,又是一阵苦涩。

这样的马龙,就像在他结婚的现场,心里裹着浓浓的幸福,带着不好意思,应付自己的伴郎团的样子。

张继科把手机揣进兜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机变成了他的心里寄托,一定要手机在身边,他才会有安全感。

谁都不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他的手机,无论更新换代多少次,锁屏和支付的密码从来都是102089。

几个人开了三辆车,浩浩荡荡去了马龙定的酒店,推开包厢的门,一个可爱的女孩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见这么多男生进来,不好意思地跑到马龙身边揪着他的袖子,探出脑袋看他们每个人。

张继科的心像被一只尖利的手揪紧,真是个可爱的,漂亮的女孩子。

马龙招呼大家落座,几个大小伙子突然扭捏起来,互相推搡着不肯坐在姑娘身边。方博推了把张继科,朝他看了一眼示意他坐在姑娘另一边。张继科没办法,硬着头皮坐下来,几个人欢呼着顺着他一溜儿坐下,刚坐稳就咳来咳去。

姑娘一看到他激动得不得了,掏出手机麻利地掰开保护套,又从包里找出只笔递到他面前,带着些讨好的笑请他签字。

张继科抬头看了眼温柔看着姑娘的马龙,低头给她签了字。姑娘赶紧接过,打开相机又要和他合照。

张继科习惯性地问他:“龙,能拍么?”

一问出口张继科就后悔了,这有什么好问的呢,作为兄弟,给他女朋友合照这种小事儿,还能不尽力配合么?

果然马龙点点头,张继科接过姑娘的手机,手臂身高,转了个身贴心地让姑娘在自己后边。

等到点开照片,张继科才明白自己下意识的举动,换了边拍的照片,也把马龙纳入进了镜头。

镜头里的马龙笑眯眯地看着她,眼睛里温柔地要滴出水。张继科删了这张照片,回头跟姑娘说了句拍糊了,又重新拍了一张。

许昕他们连番灌马龙,张继科站起来替他挡酒,脸喝得通红还要和周雨划拳,刚拉上周雨的胳膊就被马龙拉下来,好好地安顿进了旁边的沙发。

几个人因为姑娘在,没多为难马龙,叽叽喳喳吵了会儿就各自架着关系好的找代驾走了。

马龙看着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张继科,回头问姑娘:“这么晚了,好回家吗?用不用我送你回去?”

姑娘捧着手机笑嘻嘻地摇摇头:“你先照顾他吧,我打车回去。”说完在马龙的脸颊啪叽亲了一口,蹦蹦跳跳出去了。

马龙坐到沙发上捏张继科的下巴:“继科儿,起来了,我们得回去了,待会儿查寝呢!”

张继科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马龙没办法使劲摇他:“张继科儿!快起来,我弄不动你!”

张继科迷迷糊糊醒过来,眼睛放空地看着马龙,突然傻笑起来:“龙,你还陪着我呢?他们几个都喝不过我!让他们放马过来,想灌你先过我这关!”

马龙好好好地应着,张继科艰难地直起身,从口袋里掏出一只白色的棒棒糖,哆嗦着递到他面前:“龙,你看!现在这个可难找了,我昨天找了半天呢,才在一个都是小姑娘的店里找到了,我差点被她们发现,赶紧拿了一个就跑出来了。”

马龙接住在空中哆哆嗦嗦的棒棒糖,没来的鼻子一酸。张继科又嘟囔起来:“本来也得给你女朋友买的,可是我怕被店里的人发现,就来得及买了一个就匆匆出来了。”

“按理来说得给她,女士优先嘛……嗝……”

马龙捋着他的额发,紧紧攥着棒棒糖听他嘟囔:“其实我就是不想给她,嘿,这棒棒糖,从小到大我只买给你一个人,其他人我都不买!”

“嗝…………马龙有女朋友了你知道吗?马龙,马龙怎么会有女朋友呢?嗝…………嘶,这儿有点疼,嗯,一点点而已啊,只有一点点疼。”

张继科委屈地撇着眉,指指自己的心脏。

“你说我都为他写了首歌儿了,他怎么就没听出来呢?他这么聪明,怎么会不知道我喜欢他呢?”

马龙的眼睛一亮:“继科儿,继科儿你说什么?”

张继科睁大眼睛,无神地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来不及了,我怂,我不敢和他说,我怕他讨厌我,我怕他害怕我…………算了,算了吧……”

张继科又从另外一个口袋掏出一个小盒子,珍惜地打开盖子,金属的光芒刺进马龙的眼睛。一个柔和的手镯静静躺在盒子里,张继科把它拿出来,手指摩挲着内侧刻的【MA ZHANG】小心地把它压在自己心脏的位置。

马龙看着他宝贝地拿着这个镯子,终于知道了他前一段时间的不断外出是为了什么。

马龙抿着嘴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盒子,两只黑白的表安静地并排在一处。他拿出其中一只黑色的,慢慢戴在张继科手腕上。他明明也记得,今天,是他们认识12年的纪念日。

马龙从张继科的手里强硬地拿出了这只镯子,张继科紧紧地攥着,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颓然卸了力气。马龙看着睡过去的张继科,坚定地将这只刻着两人名字的手镯戴在了手腕上。




06

张继科猛地睁开眼睛,昨天的酗酒让他头疼地像是要爆炸,昨晚不知怎么不省人事,现在环顾四周,分明是已经被人带回了寝室。

抬手揉着爆痛的太阳穴,不自觉地又想起昨天晚上吃的那顿饭,那个好看的姑娘,还有温柔替姑娘挡酒的马龙。

以前,都是他替马龙挡酒,张继科突然开始想象,马龙结婚的那天,自己的胸口戴着伴郎的礼花,挡在他面前替他挡酒是一副怎么样的光景。

手腕上的重力让张继科回过神,黑黢黢质感极好的手表撞进他眼里,张继科不可置信地取下手表拿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确认这是不是马龙的审美。

不需要他幻想这是马龙的喜好,因为搭扣处,明显地刻上了【ZHANG MA】

张继科呆愣地捏着手表,心脏狂跳地砸着胸腔,咕咚咕咚的声音让他的脑袋更迷糊,给自己下了无数的心理建设,还是没勇气下床去找马龙确认。

记得又怎样呢,这只能说明马龙在意他们的兄弟情。昨天他还和他的女朋友一起吃了饭,又能怎么样呢……

张继科把头埋进膝盖处的被子里,手紧紧攥着马龙送他的那只表。

“咚咚咚”

门敲了三下,是马龙的习惯。

张继科突然无措起来,慌忙抬头看着进来的马龙。马龙直直走到他面前,伸出右手递给他一个东西。

一个彩色的棒棒糖。

张继科看过去,却被他手腕处的镯子吸引去了注意力。

马龙顺着他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手腕,左手不自觉地拨弄了两把,凶巴巴地吼他:“快点起床!训练要迟到了。”

张继科愣愣地唉唉,麻溜地爬起来去洗漱,一切都乱乱的,他根本想不起来为什么马龙会看到这只镯子还戴在身上,也根本想不起来昨天喝醉后自己究竟做了什么事说了什么话。





07

“没意思,搞半天,那是你堂妹啊,我还以为是你女朋友呢!”

马龙瞪过去一眼,许昕也跟着翻了个白眼:“我哪句话说过她是我女朋友了?她喜欢继科儿一定要吃顿饭我才带她的,谁知道我就说了一声,你们就厚脸皮地一定要一起去啊!”

“唉,这不是以为是你女朋友么!说的好像我们蹭吃蹭喝一样!”

马龙一个反手过去,许昕侧身拉了一把,还不忘怼他:“切,本来想着你好不容易摆脱了单身狗的身份,啧啧啧,看来你要和老张一样,继续做咱们队里两只大龄单身狗了。你看高远都有女朋友了,你也不知道抓抓紧!”

马龙哼了一声:“我才不是单身狗,继科儿也不是。”





08


【哥,有用吗,他吃醋了没?】

【[ok的].jpg】

【这一招还真有用啊哥,你怎么知道张继科也喜欢你的?】

【因为我聪明】

【………………………………………………说好的周杰伦签名照啊哥,你不能耍赖。】

【[ok的].jpg】





09

张继科心情复杂地看着把周杰伦签名照都带给姑娘的马龙,无法自拔地又陷入低潮。

马龙回来后又戴上镯子,张继科突然一阵火起:“一个破镯子你拿来拿去干嘛?不喜欢就别带了,我又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马龙诧异地看着他,张张嘴,没说话。

张继科看着他的脸色又颓下来:“你要是怕你女朋友不喜欢就别戴了,就是一个纪念物而已。你要是恶心我喜欢你,那我以后也离你远点儿,你不用看着我们这么多年的感情在我面前勉强自己。”

张继科心一横,他大概猜到了自己喝醉之后说了什么,否则马龙为什么突然和姑娘联系得更加频繁了呢,不就是做给他看的么!

马龙的左手攥着右手手腕上的镯子,低头半天挤出了句:“我没勉强自己。我喜欢这个镯子。”

然后又加了句:“她不是我女朋友,是我妹妹,从小一直在美国长大,刚从国外回来,挺喜欢你的,想看一看你,我就安排吃了个饭……”

“我没恶心你喜欢我……”

马龙慢慢低了头,张继科掐着大腿,不可置信地站起来:“你说什么?不是女朋友?!”

说罢咬牙切齿:“许……昕……”

马龙脱了镯子,放到他眼前:“你要是不喜欢我了就收回去吧……”

张继科手足无措地捉住镯子,笨手笨脚给他又戴上,傻兮兮地笑:“你戴着好看,嘿嘿……”

马龙低头复杂地看着镯子,张继科又敛了笑,别扭地抓住他的手:“我……我还喜欢你呢,这么多年一直喜欢,一天也没落下。”

马龙偏头咬着下嘴唇憋笑:“哦。”




10

许昕委屈地拿着个大毛巾,现在刘指面前被骂得狗血淋头,马龙凑过去和刘国梁说了两句好话,好不容易把万米罚跑给取消了。

“大昕,你怎么回事儿啊,怎么又被罚了?”

许昕更委屈了:“你不知道,我刚看张继科笑得跟个傻子一样,训练的时候还笑,我就去提醒了他一下,提醒得重了点儿,那我不就是打个球拍他脑袋上吗,你说这乒乓球能有多重,愣是被刘指发现了给我一通说,我的天,现在都这么不要脸了,张继科这么不认真训练刘指竟然不说他!”

马龙仰天吸吸笑了会儿,许昕狐疑地盯着他:“你今儿不对啊,平时也没见你给我求情啊,今天怎么这么好心?”

马龙挑了挑眉毛:“还你个人情。”

“呦呵,什么人情?”

马龙神秘兮兮摇摇头,背着手走向了还在傻笑的张继科。






END



禁止转载
与现实无关

评论

热度(674)